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百科 > 化学家 > 文章 当前位置: 化学家 > 文章

艾密尔・费舍

时间:2019-06-2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艾密尔・费舍

 

  

违背义愿

 

简直让上帝也没法子,他把库房当成化学实验室了。买了一本施托加

德的化学教科书,就在那儿配起什么混合物来,闹得库房一会儿冒出一股呛

鼻子的怪味,一会儿又是嘭地一声爆炸。好几回,他都从实验室蹦出来,

头发燎了,手也烫了,一脸污黑。您能想得到吗,我想,他常偷偷摸摸到化

学老师那里去。总而言之,我们这位可爱的艾密尔干哪行都好,就是别再让

他做生意了马克斯怨愤地向岳父老费舍控诉着小舅子在公司的所做所

为。

艾密尔・费舍是费舍家业的唯一继承人,可是年轻的费舍根本不愿在分

公司经受父亲所谓的锻炼,他负责的帐目一塌糊涂,担任分公司经理的

姐夫马克斯,被他气得只会乱翻白眼。木讷的艾密尔仍然在帐本上偷偷地计

算着化学式子,马克斯劝诫了无数次,毫无效果。

他仍是那么吊儿郎当,唉!看来,这孩子没有经商的才干。只好让他

去上学吧!费舍老先生说罢,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叹气。独生子,唯一的指

望啊!可是又无可奈何,或许是命中注定吧,只要艾密尔・费舍做个正派的

人,也就得了。父亲的决定使儿子异常高兴。

1871 年,19 岁的艾密尔来到波恩大学就读。功课不难,但大学却使他很

失望。从春天到夏天,他只可以听听课,根本没有机会进实验室,教师的课

讲得枯燥无味。秋天到了,艾密尔总算进了实验室,可这里和他想象的实验

室相距甚远,没有导师的指导,也没有有趣的课题和组织者,当他用了两周

时间,才完成一个化合实验时,那儿的助教却异常惊奇地说:

这纯粹是虚构的结果,您的溶液里什么也没有!怎么会有镍呢?这钾

又来自何处?统统是胡来,再好好去做上两周吧!

艾密尔脸红心跳,他感到寒心,他似乎对化学绝望了,他准备试试物理,

可是堂兄恩斯特苦劝他坚持努力,继续下去。还是颇有密尔的另一位堂兄文

高见,他叫奥托・费舍。

转学吧!去维也纳!世界之大,何处不可学习,要出去闯闯才会甘心!

  

到慕尼黑

 

1872 年秋,艾密尔和奥托进入斯特拉斯堡大学读书,他们同住一个房

间,一起学化学。

化学教授阿道夫・拜尔的学识和师德,深深地吸引了他们对化学的兴趣

和尊重。拜尔也十分关心年轻的学者,他请他们到自己家做客,倾心交谈,


拜尔勉励他们苦心钻研。

在拜尔教授的指导下,艾密尔开始撰写关于荧光素合成问题的博士论

文。这时,化学对于艾密尔来说,再也不是枯燥无味的东西了,他的研究工

作充满生机,饶有兴趣。拜尔反复告诫他,科研工作的基本原则是:大自然

创造出许许多多活的有机体,而这些有机体又是由千百种物质构成的。要了

解这些物质首先要研究它们,然后还要把它们合成出来!只有把它们成功地

合成出来,一个科学家才能说是把这项研究工作有头有尾地完成了。

荧光素的研究进展顺利,艾密尔更加着迷地工作着。有一天,他试验成

功了苯肼,拜尔充分肯定了这一化合成果,并告诉他以最先进的方法继续研

究下去。

1875 年夏,拜尔应邀去慕尼黑担任化学教授,艾密尔加紧博士论文的写

作,在斯特拉斯堡完成了论文答辩。秋天,我们去慕尼黑吧,在那儿可以

受到拜尔教授的亲自指导。艾密尔向奥托建议,奥托一口答应,但奥托提

出的条件是先去维也纳玩上一个夏天。

维也纳,无论是它本身,还是那里的市民,特别是大学,使这两个年轻

人为之倾倒。他们到处浏览,欣赏着维也纳音乐之都的艺术。艾密尔这

个音乐迷,大受感染。维也纳的生活十分愉快,可秋天在即,兄弟俩恋恋不

舍地回去了。在家休息了几星期后,他们准备前往慕尼黑。然而,此时慕尼

黑伤寒病流行,父母反对他们去那里。艾密尔毫不动摇:他应该在拜尔教授

领导下继续研究苯肼,而这只有在慕尼黑的实验室才能办到,最后父母终于

让步了。

你已经长大成人,该怎么办能自己作主了。我已经尽到了父亲的义务,

替你在银行存下一笔款子,数目同给你姐姐们作陪嫁的一样多。你随意支配

吧。父亲说。

谢谢父亲,光利息就够我用了。在慕尼黑我要用全部时间在拜尔教授

的实验室工作。我想告诉您,苯肼的合成及再研究,是非常重要的,确有意

义的工作。10 月,兄弟俩人按期到达慕尼黑。慕尼黑的条件的确优越,他

们在有机化学实验室埋头干了起来。

在苯肼研究的基础上,艾密尔进一步研究了粪臭素。在拜尔教授的启发

指导下,他终于闻到了烧瓶中冒出的第一股臭气,这股气味连大马力的抽风

机也吹不散。

喂,艾密尔,这是什么?你好像是连整个街道的马粪都给搜罗来啦!

同行们被恶臭熏得直捂鼻子。

成功啦!可成功啦!臭啊——艾密尔兴奋得全然不顾大家的嫌恶

之情,谁也听不进他那欣喜若狂的话。大家熄了各自的燃烧炉,争先恐后地

从实验室跑出去,因为室内臭气冲天,可艾密尔却毫不在乎地继续工作。

他坚信,借助苯肼这个化合物还可以有新的发现。他的衣服、头发和皮

肤上满是粪臭素的气味,他毫不介意,继续进行试验。可是,无论他上街、


吃饭、看戏,不管到哪儿去,这股气味总是紧紧伴随着他。

艾密尔是个音乐迷,可在剧场,粪臭素把他搞得狼狈不堪。一天,他刚

坐在剧院的座位上,邻座的人们就掏出了手帕,还捂着鼻子咬耳朵,女士们

则抗议似地掏出香水瓶来。

谁把这个马给放进剧场来了?有人喊道。

艾密尔脸红了,他连忙离去。回到宿舍认真地洗澡,换了衣服,但令人

厌恶的臭味仍紧随不散。

没关系,拜尔教授安慰着,搞科研是要付出牺牲的,这还不算是

什么重大的牺牲。你已经做出了贡献。教授沉吟片刻,又说:你必须在

最短的时间内,把你的研究总结一下,准备材料发表。我们这里也要设置副

教授职务,我愿意看到您也能成为副教授。

1878 年,26 岁的艾密尔获得了副教授的学衔。他还按惯例作了一次

,其实与其说是讲演不如说是上台背诵讲稿,艾密尔实在不会讲演。

艾密尔继续在拜尔教授的实验室里进行自己的研究工作。这时他已是教

授,也是分析化学教研室的主任,他还指导学生们的实习和研究活动。

的确,实验室是他的用武之地。他才思敏捷,爱钻研,善于在复杂的研

究工作中确定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善于推动研究工作并取得预期的结果。

这时,艾密尔的成就已经闻名于世,博得国际的赞誉。他应爱尔兰根大学的

邀请,去担任那里的化学教授,他必须乘火车前往。

火车中途到纽伦堡,车厢的单间里进来一位美丽年轻的姑娘,一位看来

是她父亲的老人陪着。老人自我介绍,他是爱尔兰根的科学家盖尔拉赫教授,

从事医学。艾密尔也作了自我介绍。其实,他们早已相互耳闻。

老教授的女儿阿格涅斯细心地倾听着他们的谈话。她怎么能想到,这位

萍水相逢而且大她许多的人,几年后竟会成了她的丈夫。

艾密尔只顾与盖尔拉赫津津有味地交谈,几乎没有留意这位美丽动人的

女伴。虽然,他常参加拜尔夫人那里济济一堂的集会,却完全不善于同女性

打交道,尽管他通晓音乐、戏剧、绘画,可是和女性相处,总觉得有点儿拘

束。

被科学研究吸引得入迷的艾密尔,根本无暇考虑家庭和个人私事。实验

室就是他的家,科研就是他的幸福。可是,每逢晚上他独身一人时,就愈来

愈想念火车上的那位阿格涅斯。在爱尔兰根的集会上,他们不只一次地相见,

彼此也熟悉起来,艾密尔越来越感到没有她,自己便寂寞无助和空虚无聊。

1887 年末,也是在一次聚会上,艾密尔终于向阿格涅斯・盖尔拉赫正式

求婚。当天晚上,大家祝贺他们订婚。次年  月他们在爱尔兰根举行了婚礼,

此时,他已 36 岁。

  

在不幸中前进

 


1888 年末,艾密尔的大儿子出世。

尽管娶妻生子给艾密尔的生活带来变化,但他那紧张的研究工作却一直

没有停顿过。这位伟大的实验家提出并改进了有机化合物的许多合成与分析

方法,从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继咖啡和甘糖的合成之后,他又和助手一起进行了天然糖类的较复杂

的、多阶段的分步合成,即合成了甘露糖、果糖和葡萄糖。这些成就使费舍

首次赢得了国际荣誉。1890 年,英国化学学会授予他戴维奖章,马普萨拉协

会推选他为通讯会员。同年,德国化学学会邀请这位科学家到柏林,去做关

于糖类合成与研究方面的学术报告。

艾密尔所作的研究,以及他在阐明若干类有机化合物的结构方面所做的

种种尝试,和他提出的有机化合物的分类法,博得了各国化学界的高度评价,

他应邀参加了日内瓦有机化合物命名会议,在整个化学发展史上树起了一座

里程碑。

科学的成就使他欢欣鼓舞,可是家庭的不幸却使他越来越痛苦。严寒威

胁着孩子们的健康,他知道医学并非万能,他特别为孩子们担心,可是更可

怕的是,阿格涅斯生下第三个儿子后,一病不起,直到 1895 年去世。艾密尔

痛苦万分。沉重的打击并没有使艾密尔灰心丧气。他把儿子托付给一位女管

家,又继续埋头工作。他开始研究蛋白质这个大课题,但是作为构成活细胞

基本材料的蛋白质,竟是何等复杂和多样啊!研究它们的特性又是何等艰巨

的任务。

阐明糖类结构,合成葡萄糖、果糖及其他糖,确实是有机化学中的最重

大的发现。由于他的创造性成就,1902 年,整整 50 岁的艾密尔荣获最高奖

——诺贝尔化学奖。

蛋白质的研究,单调、烦琐并且十分艰辛。但经过四年的实验,1906 年,

在德国科协举行的一次包括著名科学家参加的例会上,艾密尔报告了氨基

酸、蛋白质和合成多肽方面的结果,他阐述了他创立的多肽学说原理,即蛋

白质中氨基酸之间是通过肽键联结的。这一成果震惊了科学界,全人类亦为

之欢呼。

几天后,《维也纳日报》上发表了题为《试管中合成蛋白质!》的文章,

此文如星星之火,点燃了报界。记者们编辑们纷纷撰文,认为地球上人类食

物的供应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他们幻想着煤炭石油将被制成精美可口的食

品。艾密尔的发现,的确像脂肪的发现一样,使人类战胜自然的历程向前迈

出了一大步,但未来的任务会更加艰巨。

艾密尔的生活又出现了苦难。入伍的小儿子阿尔弗列德,染上伤寒死去

了,接着,二儿子也病逝他乡。艾密尔本人的研究工作也是困难重重,由于

化学试剂不足,实验停顿下来。他开始埋头著书。

在撰写著作时,他每每回首往事,便想起那些新奇的发现、有趣的事情,

想起他尊敬的师友。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把一生贡献给了化学事业,有许多人


洒下了辛勤的汗水。他给每个人以应有的评价,他想向每个人表达出自己的

谢忱。于是,他最后写成了自己的回忆录。

一切都在预示着科学繁荣时代的到来,可是,艾密尔・费舍渴望工作的

意愿却惨然落空了。癌症夺去了他的最后一丝精力,他从容地安排了后事,

将自传修改完毕,安然地闭上了眼睛。时间是 1919    15 日,享年 67

岁。

上一篇:约翰・道尔顿

下一篇:侯德榜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