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生物学家 > 文章 当前位置: 生物学家 > 文章

巴斯德

时间:2019-06-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巴斯德

 

勤奋出天才

 

上千年来,传染病是危害人类健康的最大敌人,人们一般把它叫瘟疫。

每当瘟疫来临,无论是城镇的待头巷尾,还是农村的广阔田野,到处堆积着

无人埋葬的尸体,令人谈瘟色变。即使是 18 世纪前后的欧洲,虽然科学技术

和大工业相当发达,可对传染病却一无所知,医生们对它束手无策,眼睁睁

看着瘟疫恣意横行。

经过近百年的奋斗,现在,人们已经降伏了引起传染病的罪魁祸首——

病原微生物,形成了专门的学问——医学微生物学。而第一个完整地揭开微

生物奥秘,并开创这门科学的人,就是伟大的科学家路易・巴斯德。

1822  12  27 日,巴斯德生于法国东部的多尔。

巴斯德小的时候,是一个很平常的孩子。小学老师喜欢挑选最好的学生

来带头高声朗读。小巴斯德多么希望能当上这个神气的带头人。可他一次也

没被选上过。

不过小巴斯德做功课很认真。他总是反复推敲每一道题目的答案,不怕

别人讥笑自己脑子慢。他的求知欲非常强烈,有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他经常

问老帅:这是什么?”“那怎么样?等到中学毕业,他终于成了班上的

优等生。

21 岁时,巴斯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学习更刻苦

了。课余不是去图书馆,就是在实验室,直到毕业。

天才就是勤奋。巴斯德由一个很平常的孩子成为优等生,就是很好的例

证。

 

用事实来证明

 

科学的新发现和发明,有些是从对权威的传统理论和说法挑战开始的。

法国的发酵工业相当发达,人们使用酵母发酵已经几千年了。甜莱汁加酵母,

发酵后就变成酒精。化学家的传统看法认为,发酵是死了的酵母分子震动,

引起甜菜汁分解的结果。

巴斯德不同意这种说法,觉得发酵是活的酵母引起的。当时巴斯德还是

一个无名之辈,人家当然只相信那些名人的主张,而不会听他的胡说

巴斯德向权威发起了挑战。要驳倒权威,让大家心服口服,最好的办法是用

事实说话,于是巴斯德开始了实验。

1875 年,巴斯德搬到里尔城,他在这里做了许多化学实验,酵母实验就

是其中之一。里尔居民习惯晚  点就睡觉。自从巴斯德搬来后打破了小城夜

晚的漆黑,他的窗口经常彻夜透出灯光。屋子里到处是瓶子、玻璃管、煤气

灯、蒸馏器、奇形怪状的煤炉以及许多气味难闻的化学药品。巴斯德长年累

月没日没夜地做实验,从头到脚一身污黑,屋里又乱又臭,里尔人都说他

了。

巴斯德不厌其烦地进行了上百次酵母实验,最后酵母液发浑成了灰色,

说明活酵母在活动。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点发浑的酵母液放在显微镜下,眼

睛一亮,兴奋得心突突直跳,浑身哆嗦。原来,在显微镜下,那些小小的长


圆形的小东西,都能活动,它们是活的小生物。

巴斯德用实验的事实证明,甜莱汁发酵成酒精,就是这些小家伙——

母菌在起作用,而不是什么分子震动的结果。

巴斯德的发现,结束了这场争论,创建了微生物学,他成了有名的微生

物学家。

有人来问巴斯德,为什么用甜莱汁有时却做出酸味的酒精呢?巴斯德借

助显微镜弄清楚了:变酸酒精中有比小圆球形小得多的长条形小生物——

酸杆菌,这是使酒精变酸的罪魁祸首。因此甜菜汁中发现这种长条形小生物

后,应趁早倒掉,以免白费工。

巴斯德的发现,促进了法国发酵工业的发展。

经过实验证明和实践,大家都接受了巴斯德的结论:甜莱汁变酒精是酵

母菌活动的结果,它的变酸是乳酸杆菌活动引起的。可是,酵母菌和乳酸杆

菌是怎样来的呢?对这一问题又展开了一场论战。流行的看法是自然发生

论,即这些微生物是自己生长起来的。法国不少科学家都赞成这种说法。其

中一个叫布歇的科学家,1858  12 月正式向法国科学院提出了一份报告,

说放在空气中的动物和植物,自己能长出微生物。

巴斯德认为微生物是从空气中进入动植物体后繁殖扩增形成的,而不是

自己长出来的。他依然要靠大量的实验,用事实说话。

这场争论意义重大,按自然发生论,微生物能够自生,则人类不可

控制。按巴斯德的微生物繁殖说,微生物是可控制的,人类能根据需要来掌

握它。

巴斯德用不同瓶颈的烧瓶装上肉汤,或烧开或不烧开,或敞口或不敞口,

或用不同的物品堵口,或在院子里或地下室,甚至在 3000 米以上的阿尔卑斯

山上收集空气等等,反复进行一系列实验。1864     日,巴黎大学举行

辩论报告会,巴斯德的实验报告获得了热烈的掌声。事实胜于雄辩,驳得

然发生论者哑口无言,最终销声匿迹。

法国的酿造业世界有名。1860 年,法国有的制酒作坊发生了一件怪事:

本来香味芬芳的酒都变成酸得难以下咽的黏液了,酒商损失惨重,个个焦急

万分,束手无策,不少人因而破了产。最后酒商们给巴斯德写了封信,请他

帮助解决这个难题。

巴斯德在研究甜莱汁发酵中,已知道酒精变酸是微生物搞的鬼。啤酒和

葡萄酒发酸变坏可能还是这些小东西在作怪。

假想需要实验证实。巴斯德再次借助显微镜反复观察,发现酒中确实有

些小东西,有的呈圆形,有的像小棍。凡是酸酒都有棍状小家伙,它们繁殖

越多,活动越厉害,酒就越酸,而好酒中只有圆形微生物,没有棍状小家伙。

巴斯德将观察结果告诉酒商们,酒里有小小的生物,圆形的使酒变香,棍形

的使酒变酸。这些有几十年酿酒经验的老板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都

不敢相信。于是,他们搬来好坏掺杂的酒让巴斯德鉴别。

巴斯德不用酒商们的鼻闻嘴尝,而是每瓶酒取一滴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迅速准确地判定了好酒和坏酒。使酒商们个个点头称赞,并要求巴斯德帮助

解决酒变酸的问题。

一场新的攻关开始了。巴斯德想到,人们为防止一些食物腐败,总是把

它们烧熟,这可能是加热能将捣乱的微生物烧死,从而防止了食物的腐败。

于是他也把酒烧沸,结果,显微镜下小长棍微生物的确不活动了。可小圆球


微生物也一道被烧死了,没有小圆球微生物的活动,酒的香味也没有了,酒

也不再是酒了。

两种微生物的热程度是否有区别呢?经过几年探索实验,巴斯德终于攻

下了这一难关。他找到了理想的温度,既可以杀死捣乱的小长棍微生物,却

又不伤害小圆球微生物。这个温度是 62,加热时间是 30 分钟。

巴斯德的发现,为工业微生物学奠定了基础,使法国酿酒业重整旗鼓,

欣欣向荣。后来,许多食品生产部门也应用这种方法,既能保证食品的香郁

味道,又不会变质。

为纪念巴斯德,人们把这种方法叫做巴斯德氏消毒法,简称巴氏

消毒法,即现在还广泛应用的低温消毒法。

 

攀登顶峰

 

在工业微生物学取得成就之后,巴斯德根据国家和社会需要,又转向了

与动物的疾病打交道,攀登新的高峰。

法国南部的蚕丝业很发达。可是,不知何故,蚕不断生病,不吐丝,不

作茧,浑身起棕黑色斑点,并成批死亡。蚕丝业面临破产的局面。

巴斯德勇敢地挑起了拯救法国蚕丝业的重任。他利用与酒发酵打交道的

经验,把病蚕放在水中,然后把它磨成石浆一样的汁,取一滴放在显微镜下

观察,结果发现一粒粒微小的椭圆形的颗粒。

经多次观察,结果完全相同。他还发现,连产卵的雌蚕蛾也有这种微生

物。巴斯德断定,这些小小的微生物是使蚕生病的罪魁祸首。于是,巴斯德

建议:把病蚕包括病蚕蛾及所产的卵统统烧掉。

蚕丝商采纳巴斯德的建议,蚕丝业得救了,为法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后来法国的羊群因炭疽病大量死亡。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传染病,患病

的牛羊只只都得死亡。农民要求巴斯德救救他们的羊群。

巴斯德从病羊的血液中,找到了引起炭疽病的细菌——炭疽杆菌。巴斯

德想到变酸的酒,认为可用相似的方法来预防牛羊碳疽病。

此时,一种鸡霍乱病又困扰着养鸡业。得这种病的鸡不吃食、拉稀、脑

袋和翅膀耷拉着、眼睛闭着、浑身出血,没两天就死了。养鸡业主当然得求

救于巴斯德。

巴斯德在实践中已摸索出一套研究动物传染病的方法了,即把引起病的

微生物找到,进行培养繁殖,然后注射到正常动物身上。如果动物得病,还

得在其体内找到同样的微生物……

巴斯德也用这种方法研究鸡霍乱。他和助手把病鸡血滴一点在肉汤里,

再把它放进暖箱培养;第二天取出一滴培养液,放到另一瓶新鲜培养液里,

再放到暖箱继续培养。与此同时,他们每天用新鲜培养液给鸡接种,观察鸡

霍乱病的情况。

由于助手偶然疏忽,把几天没放进暖箱的培养液给一只鸡注射后,这只

鸡竟活蹦乱跳没发病,而用新制培养液注射的鸡都病死了。

巴斯德没有责备他们,他低头沉思。突然,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我明

白了,那只鸡有抵抗力,所以没有死亡。他们抓紧进行实验,把那瓶培养

液给其他鸡注射后发现,这些鸡也有了对鸡霍乱的免疫力。他们再用同样的

方法,把新培养液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再给鸡注射,也取得了同样的效果。


巴斯德把这种具有引起免疫力的细菌称为菌苗

在防治鸡霍乱病取得成功后,他又重新研究牛羊炭疽病的预防。用同样

的方法制出炭疽杆菌的菌苗,给牛羊注射来预防炭疽病。可是,他失败了。

经过仔细思考,他认为可能与温度有关。经过十多次的试验,他找到了

培养预防炭疽病菌苗的适合温度是 42~43

巴斯德在长期的科学研究实践中,抓住了一次偶然事件,经过认真思考、

敏锐观察和周密实验,不仅拯救了法国的畜牧业,而且取得了战胜传染病的

划时代成就——创立了免疫学。

巴斯德在发酵、细菌培养和疫苗研究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可是巴斯德

想:我研究菌苗,总得为人类健康服务才行,不能光和酒、蚕、鸡和牛羊打

交道。为了造福人类,年已 60 岁、身体病残的巴斯德决定研究狂犬病。这是

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他从小目睹疯犬窜到村里一连咬伤  人的经过:

这些被咬伤的人不久就发病,先是发烧头痛,随后四肢抽搐,头和背后仰,

牙关紧闭,十分痛苦。最后,这  人全部死亡。

1881 年,巴斯德成立一个  人小组,开始研究狂犬疫苗。按照惯例,研

究传染病,首先要找到致病微生物。巴斯德用尽了过去的各种办法,历经困

难和失败,都没有找到它。有时甚至要冒生命危险。一次,巴斯德为了收集

一条疯狗的唾液,竟跪在狂犬脚下,耐心地等待它的分泌。小组为了得到这

种病原微生物,经常冒险从各种致病动物组织中提取。最后终于发现一种毒

力很强的病毒,存在于患狂犬病动物的脑和脊髓中。经实验证明,狂犬病的

确是微生物引起的传染病。而致病微生物都集中在神经系统。

他们将因狂犬病而死的兔脊髓放入置有干燥剂的小屋内,使其在室温下

自然干燥,时间越长,毒力越低,到第 14 天,微生物毒力最低,于是就将其

乳化,再用生理盐水稀释,制成了预防接种的疫苗。

第二天开始,巴斯德用干燥程度不同脊髓制成的疫苗给健康兔子每天注

射一次,共 13 天。最后,他用刚取出的死兔脊髓做的疫苗注射,被注射的这

只兔竟没有死亡。照此给其他动物注射,也不得狂犬病。

成功了!巴斯德制成了狂犬疫苗。

但是,这种疫苗能治人的狂犬病吗?巴斯德没有把握。他打算用自身做

实验,先染上狂犬病再注射疫苗治疗。他的助手极力阻止,也愿以自身来实

验。

凑巧,有个叫迈斯特的  岁男孩儿,两天前在上学路上被疯狗咬伤 14

处,由他母亲带领从千里之外赶来,请求巴斯德救救孩子。

于是,巴斯德用接种的方法,为孩子注射防治狂犬病疫苗,一天注射一

次,毒性逐步增大,迈斯特安然无恙,病情逐步好转。到第 14 天,巴斯德给

孩子注时了一针最毒的狂犬疫苗。

这一夜,巴斯德根本没睡,他担心孩子会出意外,精神高度紧张,坐立

不安。狂犬疫苗能否成功,明天就要见分晓。这是他一生中最心神不安的一

夜。

第二天,当小迈斯特欢蹦乱跳地跑来找他时,巴斯德激动得泪流满面。

紧紧抱着小迈斯特亲吻,高兴地连声说:孩子,你的病治好了!

这一成功,使巴斯德的科研成就达到了光辉的顶点。

这一奇迹,很快传遍了全世界。不到 10 个月的时间,巴斯德的实验室就

接待了法、美、俄等国被疯狗咬伤的患者 1726 人,除 10 人伤势太重外,1716


人挣脱了死神的追捕。

巴斯德为全人类健康直接服务的免疫学诞生了。他开创了战胜传染病的

新纪元,使千千万万人免于死亡。

1892  12  27 日,法国政府为巴斯德 70 寿辰举行盛大宴会。当残疾

衰弱的巴斯德挽着法国总统的手臂走进大厅时,来自法国和外国的著名科学

家一齐站起来向他欢呼致意,国家乐队奏起了胜利进行曲。最后,英国的伟

大外科学家李斯德在颂词中说:您为人类揭开了传染病的黑幕,当今后世

人们受惠无穷!

上一篇:列文虎克

下一篇:格斯耐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