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寻找文明遗迹 > 文章 当前位置: 寻找文明遗迹 > 文章

发现神秘岛

时间:2019-10-0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发现神秘岛


1722 年,荷兰的一个舰队司令罗格文率领三艘军舰在南太平洋航行,突

然,前方出现了一个亮点。

一难道是一座岛屿?”他想,“为什么航海图上没有呀?”

当船逐渐靠近小岛的时候,岛的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岿然不动,不知是

什么,吓得他们胆颤心惊。和它们高大魁伟的身材相比,自己简直是个可怜

的侏儒。——其实,这是一批巨石雕像,因为这天是复活节,所以,他把这

个小岛叫做复活节岛。

这些石像的造型非常奇特,高高的鼻子翘起,薄薄的嘴唇紧闭着,像是

表示轻蔑,又像是表示嘲笑,没有眼珠,只是在斜面的前额下凹陷着两个轮

廓分明的眼窝,眉弓宽大,耳廓偏长,双手按着肚皮,神情严肃,似乎在望

空怀想,又像在对海沉思。

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气势磅礴,雄伟壮丽。

石像大小不一,最高的 22 米,几乎相当于 5 层楼房的高度,脑袋长 7

米,直径 3 米,鼻长 3.4 米,躯干 13 米。最重的达 400 吨以上,最轻的也有

几吨,平均重量 60 吨左右。

它们的头上有的还戴着红色岩石雕刻的发髻,发髻直径 1.8~2.5 米,高

约 1.5 米,重的有 30 吨。

石像大部分站在岛的四周,有的还躺在采石加工厂里,刚刚完工或尚未

完工;也有的弃置在搬运的路上,也有的倾圮

倒伏在荒野草丛之中,总计有 1000 多尊。


是谁雕制了这些人像?又用什么方法把它们运送到海边?它们长年累月

站在岛边的崖岸上,期待着什么?直到现在,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这是一个远离大陆的孤零零的小岛。

东面,距智利的厄尔帕来索 2600 海里;东北面,距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

斯群岛,约 3300 海里;西北面,距法属塔希提岛 2700 海里;南面是南极。

面积只有 118 平方公里。

这也是一个贫瘠的小岛,岛上布满火山,呈三角形,顶点正好是死火山

的喷口,中部则是风沙横行的荒漠,土层浅,含硫量高,农作物难以生长。

岛上没有乔木,只有杂草,没有河流,只有水塘,除了老鼠,也没有任何野

生动物。岛上居民靠打鱼、捕鸟、用阿科夫或臭卡(一种木钎)打洞,栽种

红薯,甘蔗来养活自己,这是非常艰难的。尽管有人估计岛上最多人口曾达

到 5000 人,但实际上它只能维持 2000 人生存,他们有什么力量来雕凿这 1000

多尊平均重达 60 吨的石像呢?又怎样把这些石像从几公里,十几公里外的采

石场送到陡峭的海岸呢?

石像之谜的关键是运输问题。

1956 年,挪威人类学家海尔达尔用牵引法进行了试验。他组织了 180 个

当地居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一座 12 吨的石像,硬拖到了海边。但是,

他是在没有岩石的沙地上进行牵引的,而岛上的大多数地方都是熔岩横卧的

乱石岗。

另一名学者威廉・马洛伊用三角吊架法进行了实验。他从比利时运去了

木材,对一尊高不过 3 米,重不过 6 吨的小石像进行了试验,刚一起吊,吊

架就断了,何况岛上的土壤

层,一般不超过 5 公分,树根只好横向延伸,根本长不出可作支架的大

树。

让・米歇尔・施瓦茨(一位法国医生)研究了岛上的表意文字,证实了

岛上居民的传说,石像是靠“对应力”一左一右,半圈半圈地向前移动,“走”

到海滩上去的。即用绳子拴住石像的脖颈和中部,用力使他改变重心,当石

像倾斜,重心移到一侧的最小接触点时,另一侧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移动,他

还作了计算,320 人产生的有效拉力,就可以拉动一尊 8 吨重的石像。

但是,能承受 320 人拉力的绳子哪里去找?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居民

食不裹腹,哪有余地和余力来种植可以制绳的作物,而且要应付那长年累月,

永无休止的对纤维的消耗?

而且山路崎岖,事先还得平整道路,即使不需要道路,那采石场的出口

地,经过长年累月的拖拉,也会自然拖出一条道路来。但是,考古学家没有

找到这种类似的道路的痕迹。

1989 年 9 月,法国考古学家让・皮尔・摩安用圆木滚动法进行了试验,

他将常青藤放在水中浸泡,取得纤维制成绳子,他认为:几个世纪以前,岛

上还长着常青藤和可做圆木的大树,虽然我们不能断定常青藤的有无,但大

树是没有的,即使是有,也承受不了那长年累月的消耗!

几尊危崖石像否定了这一切一切的假说。

在离复活节岛 500 米的海面上,耸立着三个小岛:莫托伊基、莫托努伊、

莫托考考,高达 300 米,危崖绝壁,陡峭得连小船都无处靠岸。现在谁也无

法攀上这些石崖了,但是岛民们都还记得,原先有几尊巨大石像耸立在危崖

的顶端。


法国考古学家马奇埃尔证实:这些石像已经跌落在海中,眼睛长满藻类,

只有阿胡(石基)还稳稳地坐落在这高高的危崖巅顶上。试想想,除了现代

化直升直降的飞行器,谁能把这些石基、石像运到那孤岛危崖之上呢?

当地居民说:是“马纳”(至高无上的权力)搬运的,只有两个人具有

“马纳”。当石像雕好后,国王就赐与它“行走”的“马纳”,最后一位国

王去世的时候,“马纳”也被他带走了。

我们相不相信这种“马纳说”呢?不相信。因为,当地的居民,即使是

土著,也不是石像雕塑者的后裔。

岛上最早的居民,据说是波里尼西亚的大酋长赫图・马图阿,因为他的

国土在逐渐沉落,他率领着两船家眷、部属,找到这块栖身的地方,时间大

约是 12 世纪末。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石像早已存在,没有人对他们讲述过石像的故事。

因此,他们的讲述只是他们世代相传的臆测而已。据放射性碳测定,岛上人

类最早的遗迹是公元 690 年,实际上可能还会更早。

令人惊讶的是,这里的一切似乎是在一个无法预期的时刻突然结束的。

采石场里 300 多尊石像,有的尚未完工,有的等待启运,山道荒野里还有百

来尊石像倒扑在衰草乱叶之中,显然是在运输途中。石场里还七零八落地扔

着采石工具:石斧、石镐、石钎、石凿……似乎昨天还在这里劳作,但是—

—为什么他们突然停止了呢?是战争?却没有战争的痕迹。是灾害?亦或是

疾病?但灾害和疾病都是渐进的。或许,他们是在一个威严的生命的命令之

下,一天之内,弃舍了这个贫瘠的荒岛。但是,他们不只没有可供远洋航行

的船筏,甚至也没有制作这些船筏的材料,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然而,后来者子孙的命运是悲惨的。1722 年,罗格文的第一个脚印里就

沾满了土著人的鲜血。1805 年,美国“南西号”纵帆船掳掠了 22 个士著男

女,航行三天之后,他们不顾死活,跳进波浪,潜入茫茫大海,不知去向。

最大的一次掳掠发生在 1862 年,全岛有 1000 多人被抓到秘鲁去开采鸟

粪,其中包括莫拉塔王、王的家属和岛上的最后一批学者,而且带来了病菌

(特别是天花)和死亡,到 1877 年,岛上的土著居民只剩 111 人。

岛上还发现了一批“木板”,木板上镌刻着人、兽、鱼、鸟等象形文字,

岛民们称它为“会说话的木片”,可惜的是,这些木板,除了被岛民隐藏下

来的 20 几片外,大都被眼光短浅的愚昧的传教土焚毁了,而认识这些象形文

字的学者也在 1914 年去世,解开千古之谜的最后线索也就此断绝了。

这里是与世隔绝的寂静的世界,石像的伟大、庄严和神秘,使任何现代

考古学者都感到惶惑不安。

对于复活节岛以及石雕,大略有以下几种假说。

1.宗教意义说

石像下面还有一个石基,长 80 米,高约 3 米,石基上有长约 7 米的石阶,

石基下面是雕刻石像者垒成的墓穴,叫“阿法纳”。我们可以想象那座石像

就是死者本人的模拟像,或者是死者本人顶礼膜拜的宗教守护神,他们向往

天国,或者祈求死后的安宁。

各个民族都有类似的雕刻,但大多是象征性的,为什么岛民一定要以如

此匮乏的生活,如此原始的手段,来完成这一雄伟浩繁的工程呢?而且,完

成得了吗?这样,问题又回到了开头。

2.大陆残存说


据说,南太平洋中有一块古大陆,北抵夏威夷岛,东端是复活节岛,西

端是马利亚那群岛,面积大略是南、北美洲的总和。大陆居民约六七千万人,

创造了相当灿烂的文化。大约在 12000 年以前,一场突然而来的灾祸使大陆

沉没,夏威夷、复活节岛、塔希堤,都是被茫茫大水所分割的残存的山巅。

复活节岛的石像是当时的人崇拜太阳神的产物,雕凿在灾祸到来之后停止,

或许,这个山头幸免于难的先民,大多是雕塑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被几

千海里宽阔的水域所困,他们以他们特有的工艺,雕凿了这些石刻,竖立在

最显眼的崖岸,呼唤着救助,那凝望和沉思的形象,生动地表现了他们的殷

切的期待。

但是,考古学家并没有证实太平洋古大陆的存在,而且,他们的搬运能

力也叫人怀疑。

3.宇宙人基地说

土著人称自己为“提毕托奥提赫纽”,意思是“世界的肚脐”,这真叫

人惊诧。假如你处于极高的空中,茫茫的太平洋就像一张洁白平坦、富于弹

性的肚皮,复活节岛就是这肚皮中的肚脐,太形象了。但是,这只有在高空

之中,对复活节岛的相对位置有相当了解的情况下才能说出这个比喻,被囚

困在岛上的先民有如此辽阔的视野吗?

复活节岛有一支古歌:

巨大的脑袋,

灰土色的头发,

他们在古老的岩洞里,

在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中间,

他们叫什么?

他们叫“内鲁”。

谁是“内鲁”?“另一个世界的人”是谁?于是人们怀疑宇宙人曾光临

小岛,石像是他们的航标,或者,一个宇宙飞船失事,被困在小岛的宇宙人

竖起自己的形象向他们的同类求救。宇宙人有超自然的能力,雕刻和搬动都

不是问题。一天,救援飞船来了,他们匆忙地离开了小岛。

简单,合理,但是如果不能确证宇宙人的存在,这种解释也会和前面的

解释一样虚妄。

无独有偶,在西太平洋加罗林群岛的波纳佩岛上,也有一座神奇的、叫

人叹为观止的石头宫殿。

这个小岛面积 334 平方公里,居民仅 20000 人左右。

一圈又高又厚的黑色石墙里,散布着一幢幢石头城堡、神庙和古墓,这

些宫殿用材极其坚固,虽长年受台风暴雨侵袭,却没有被风化毁蚀。

这些建筑共有 80 多座,占地 18 平方公里,这个宏伟的建筑群体,似乎

和小岛并不相称。现在,这个建筑群里一派荒凉,墙壁上苔迹斑斑,宫室内

冷清无比。

在一些庙宇的墙壁上,画有精致的壁画,这些壁画反映了小岛当时繁盛

的面貌,一条运河从庙宇直通海湾,人口稠密。

这,正是科学家们最感兴趣的地方。

是什么民族,由于什么目的,在这个小岛上建造了如此宏大的建筑群?

一个四顾茫茫的大海中的岛屿,一场极具反差的历史的兴衰,以及这一片静

静矗立的石头宫殿。总会给人无限地遐想。


这是太平洋中孤独岛屿上的又一个不解之谜。

有人把波纳佩岛和复活节岛相联系,推测这里就是“古太平洋帝国”的

首都,而复活节岛则是帝国的宗教圣地和墓场。

还有人说,从前岛上有一个先进的民族,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是的,

只有创造了如此辉煌灿烂的文明的民族,才有可能建筑起如此瑰丽的石头艺

术。可是,这个先进的民族,他们为什么离开了这里,丢下这孤零零的宫殿?

上一篇:巨石雕像

下一篇:太阳神的子孙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