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百科 > 核武器 > 文章 当前位置: 核武器 > 文章

慕尼黑核走私

时间:2019-09-0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慕尼黑核走私

 

 

1994 年 5 月。

德国警察在巴登——瓦登堡州逮捕了一名德国机械师阿道尔夫・耶克

勒。警方逮捕此人的理由是:犯有诈骗罪。

诈骗,一种普通的罪名。可是当警察在耶克勒的住宅进行搜查时,无意

中在他的车库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铝盒。这个铝盒用钢带捆札起来,重 4.5

公斤,上面写着 KT1-20/00901,1980。当时,人们对这个金属盒子只觉得

好奇,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秘密,只是把发现这个盒的情况向环境保护部门

做了报告。两周以后,环保部门的一名官员打开了这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了

一个塑料质地的棕色小瓶子,他反复琢磨后,说出了一句令人吃惊的话:很

可能是被放射性物质污染了的东西。

第二天早晨,他把这个铝盒拿到同位素试验室里继续进行测量,果然发

现这个棕色并杂夹着绿色的粉状物质能够放射出伽马射线。这位有经验的官

员马上意识到,这些东西可能是同钚有关的裂变物,极有可能是钚 239。德

国卡尔斯鲁厄的欧洲超铀研究所把这种神秘物质称之为“13 号发现物”。

小小铝盒惊动了德国总理科尔。德国联邦政府和国际刑警组织很快得到

报告,5 月 10 日,超铀研究所对“13 号发现物”作出初步分析结论:这是一

种纯度高达 99.7%的高浓缩钚 239,共重 6 克。钚,是一种人工放射性元素,

在元素周期表中排在第 94 位,它是以冥王星(Pluto)命名的一钚

(Plutonium),是一种最好的制造原子弹的材料。值得特别注意的是,钚还

是世界上最毒的物质之一,百万分之一克钚就足以置人于死地。

消息传出,犹如黑夜响起一阵冷枪,德国朝野乃至全球为之震惊。诈骗

犯竟然还是一个核走私犯。小小铝盒里的“13 号发现物”向国际社会敲了一

记警钟,核裁军又引发了新问题,如果不迅速制服核走私这个幽灵,地球将

无宁日。

世界处于冷战时期,人们把核威胁的关注点放在超级大国核弹头的数量

和质量上。冷战结束以后,核恐怖又多了一个新领域。诈骗犯车库里找到的

“13 号发现物”表明,世界上已经有人在走私可用以制造核武器的钚 239,

核时代最可怕的恶梦有可能通过另一种方式变为现实。

德国意外发现的这起重大案件,在世界上引起了强烈震惊。美国联邦调

查局要求德国方面尽快通报这件事的原委,并定期同华盛顿联系。瑞士有关

部门也开始过问这件事。德国更是如临大敌,联邦调查局、警察局等单位很

快开展了紧张的调查工作。

有趣的是,正当德国警察当局抓紧调查、美国方面十分关注走私的核材

料时,德国又接连不断地发生了核走私事件。

7 月中旬,德国警察在巴伐利亚的兰茨胡特镇逮捕了 5 名斯洛伐克和捷

克男人及 1 名德国妇女,并缴获了 0.8 克高浓缩铀。


8 月 10 日,当汉莎航空公司的第 3369 次航班从俄罗斯的莫斯科飞抵德

国慕尼黑机场后,飞机上旅客的行李刚刚开始在机场豪华的传送带上滚动,6

名德国便衣警察悄俏来到从莫斯科飞来的旅客中间。当一位名叫贾斯廷年

诺・托雷斯的旅客从行李传送带上提取一只黑衣箱时,警察立刻把他扣留,

并指控他犯有违反战争武器管制法和“非法从事核燃料交易罪”。就在那只

普普通通的黑衣箱里的一个容器中,警察发现了 300 克钚和大约 1 公斤的锂

6,其中钚 239 的纯度为 87%。锂 6 是制造氢弹的一种关键材料。这是从私

人交易者手中查获的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核材料。

查获锂 6 的过程很有趣。早在 7 月间,德国的情报部门就已经获得了走

私犯欲出售核材料的情报,就派一家私人电视台的记者装扮成购买者,通过

中间人打入了走私集团内部。8 月 8 日,德国特工人员来到慕尼黑的一家饭

店里,同几名钚走私者讨价还价,决定用大价钱先买 200 克锂 6,同时订购

了更多的锂和钚,并要求其把订购的核材料从莫斯科弄到慕尼黑。两天以后,

三名走私者禁不住数百万马克的高价诱惑,竟被装成买主的警方引诱到慕尼

黑机场,自投罗网。

8 月 16 日,德国警方在不来梅火车站抓获一名走私核材料的罪犯,走私

者是一名 34 岁的德国男性。

8 月 17 日,柏林的警察大胆地逮捕了数名核材料走私者。警方虽然没有

查出核材料,但却查获了走私核材料交易双方来往的信件。

……耸人听闻的走私案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了,德国仿佛成了一个国际上

核走私的大市场。关于核材料走私,德国当局早有发现。前几年,由于走私

核材料数量较少,质量较低,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

1990 年,德国的核走私案件是 4 起。1991 年,上升到 11 起,1992 年,猛增

到 158 起。1993 年,被德国警方查获的核材料走私事件就多达 241 起。这是

一些多么惊人的数字。以往,警方只发现微量的核材料走私,现在,走私活

动中已经出现了可以制造核武器的高纯度核材料。这决不是一般的走私,政

治家们的神经开始紧张了。

一个使警方坐立不安的问题是:被没收的走私核材料是否能够制造原子

弹?是否有人为了制造原子弹而走私核材料?

维也纳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位专家说,制造一枚原子弹,至少需要 17

磅钚。德国警方发现,8 月 10 日在慕尼黑查获的核材料只是走私集团大笔交

易中的一部分,走私者的目标是计划把 4 公斤钚 239 成交,价值近 4 亿马克。

一旦这种交易继续进行下去,走私者获得 6 至 8 公斤高纯度的钚 239,就足

够制造一枚原子弹了。

当德国人发现在境内走私的核材料是可以用来制造核武器的钚的 239

时,德国政府和西方如大梦初醒,开始认真对待。

德国人担心,在托雷斯车库里发现的钚 239,一旦落到恐怖分子手中,

就可能用这种钚制造出核弹头,再将这种可怕的武器用来对付德国;或者是


在德国寻找核材料的买主。如果走私者在偷运过程中发生车祸等意外事故,

致使核材料的外包装出现问题,就会造成意外的核事故:如果有人把这些钚

投入到饮用水中,或者让其燃烧后释放到空气中,都可能把数百万人置于死

地。如果……

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威胁。这种假设一旦发生,又会引起一种原子弹爆

炸式的轰动效应。德国官方认为,走私核物质对国际社会的安全构成了巨大

的威胁。西方的警察和有关专家认为,走私分子已经把足够的核材料运到了

西方,并且正在准备制造一枚核炸弹。如果不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核材料

走私,大量政府没有牢牢控制的钚和铀被偷运到西方的机会就会增多,对国

际社会造成的威胁就更大。

许多人还猜测,国际上到底存在着一个多大的买卖致命核材料的市场?

核材料作为一种特殊物质,在许多国家都是受到严格控制的。是否拥有

核武器,是衡量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一种重要标志。在核技术和核力量竞争

中,国际社会中出现了一种很有趣的现象。一些有核国家极力主张禁止扩散

核武器;有的无核国家又在竭力发展核武器。一方面,销毁的核导弹带来了

大量的核废料;另一方面,有的国家希望得到核材料。于是,一个核走私的

温床出现了。由于走私可以制造原子弹的核材料是一种巨大的潜在威胁,德

国方而希望尽快弄清走私核材料的来源,以便从源头进行堵击。

一个时期里,德国和俄罗斯对走私核材料来自何方的问题,有意无意地

展开了一场有趣的争论。

德国方面认为:当今国际上一些走私核材料来自莫斯科。德国政府的一

些官员和舆论工具都怀疑,黑市上的核材料是从俄罗斯或前苏联其他共和国

走私出来的。冷战结束以来,储存在俄罗斯和前苏联其他共和国的大量放射

性物质的管理松驰,有些有组织的犯罪分子、恐怖分子从某些国家中得到核

材料。德国警方以及德国的研究分析机构说,根据钚 239 的“数据指纹”作

出的科学的判断,走私核材料来自俄罗斯。德国人还认为,由于有些走私核

材料的纯度极高,来自核电站的可能性不大,来自核武器制造工厂的可能性

较大。巴伐利亚的内务部长幽默地说,俄罗斯的科学家工资太低,以致出现

核走私。德国的一些报刊也报道,早在几年前,俄罗斯北海舰队的 3 名军官

就曾经从军事基地里偷走了 4.5 公斤铀,在进行买卖时被当场抓获。此外,

有人还企图从车里亚宾斯克军工厂里偷盗 5 公斤铀。

俄罗斯方面则声明:俄罗斯没有发生核材料丢失和被盗事件。为了证明

自己是清白的,俄罗斯总统和一些政府官员也纷纷出面解释。俄罗斯总统叶

利钦向美国保证,“俄罗斯的军事基地是安全的”。俄罗斯外交部、核工业

部和几乎所有的舆论工具都对德国方面的态度表示不满。它们明确指出:俄

罗斯“没有丢失核材料”;“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说明走私的核材料是俄罗

斯生产的。俄罗斯联邦反间谍局的人士还争辩说,西方指责俄罗斯没有能力

管好自己的核材料,是为国际上插手俄罗斯的核材料和核设施的管理制造舆


论,西方想插手对俄罗斯核武器、核设施、核材料和核技术的管理、监督工

作。

西方国家有官员也认为,走私核材料来自俄罗斯等一些有核国家。1994

年 8 月 18 日,欧洲原子能机构的发言人威廉・格梅林很有把握地说,德国在

过去 4 个月里查获的走私核材料肯定是在俄罗斯生产的。格梅林还说,前苏

联的车里宾斯克、叶卡捷琳堡和阿尔扎马斯等三个地方的核工厂,都可以生

产这些核材料。有的新闻媒体透露,腾根发现的武器级钚 239 是在俄罗斯阿

尔扎马斯-16 工厂的一个代号叫“S-2”的车间里生产的。

曾经参加处理核走私的有关案件的一名美国人说,从车库中查获的纯度

极高的钚来自俄罗斯阿尔扎马斯-16 核弹头设计和装备厂的一个同位素分离

试验室,从托雷斯那只黑衣箱中查获的钚很可能来自一个潜艇研究反应堆或

者一个生产民用同位素的工厂。一些外国专家估计,现在大约有 100~400

吨钚和 400~700 吨浓缩铀分散在俄罗斯共和国的防务设施、生产单位、储藏

地和试验室,这些核材料,有些是由军方掌握的,多数是由原子能工业部所

控制的。由于托姆斯克等地正在以平均每天 5 枚的速度销毁核导弹,核材料

的扩散还可能增加。

但是,西方至今还未能完全证实这些走私核材料究竟来自俄罗斯的哪家

工厂,经过什么渠道走私在德国的。这也是俄罗斯态度强硬的一个原因。俄

罗斯联邦反间谍局的官员甚至说,世界上任何一家特工机构都没有发现从俄

罗斯流失了可用于制造武器的核材料。

正当德国和俄罗斯两家进行激烈的唇枪舌战时,美国方面却出人意外地

站出来表态说:根据美国试验室的化验,这些汞和钚的混合物不是俄罗斯生

产的;美国还认为,俄罗斯对放射性物质的管理是很严格的;克格勃早就在

莫斯科国际机场安装了高技术装置检查核物质。美国方面的这番话,使走私

核材料来源这个问题越来越模糊。

十分有趣,正当俄罗斯百般辩解自己是清白者,大洋彼岸的美国人也为

其帮腔时,俄罗斯国内却爆出了意想不到的新闻。8 月 18 日,俄罗斯警方宣

布,3 名正在做不明放射性物质交易的人被当场逮捕,其交易价值达 100 万

美元。俄罗斯的《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3 名罪犯试图出售的物质装在金

属容器里,重 60 公斤。8 月 24 日,俄罗斯中部地区一个秘密核研究中心的

21 磅(9.5 公斤)铀 238 被盗。铀 238 虽然不能直接用以制造核武器,但它

是生产钚 239 反应堆的原料。

俄通社——塔斯社进一步报道说,俄罗斯警方对放射性物质进行调查,

是因为阿尔扎马斯-16 工厂的核材料库中,有 11 磅(约 5 公斤)铀不知去向。

《国际文传电讯》还模棱两可地报道说,虽然没有证据能证明走私核材料来

自莫斯科,但也不能排除这些核材料是从前苏联、包括莫斯科运出去的。俄

罗斯放射性物质安全监督局对莫斯科海关缺乏辨认核物质的可靠手段而感到

担心。


这些新情况,更增加了德国人的担忧。因为俄罗斯自己的那些报道本身

又留下了疑问。例如,为什么工厂只承认丢失了 11 磅铀,警方却查到了 21

磅(约 9 公斤)铀?

有趣的争论把两国政府首脑推上了前台。

德国总理科尔开始直接过问核走私问题。1994 年 7 月,科尔到意大利出

席那不勒斯的七国首脑会议,当他遇到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时,当面提到了核

走私问题。谁知叶利钦对科尔的话置之不理。叶利钦的态度,使德国和西方

国家更加感到不安。俄罗斯境内有大量的核材料,如果管理不当,就可能有

上百吨核材料走私到德国和其他地方,这将使西方国家的安全受到严重的威

胁。

不久,科尔总理两次致函叶利钦,希望俄罗斯方面设法制止核材料流失,

敦促叶利钦把俄罗斯的核材料切实有效地管理起来,还希望俄罗斯在防止核

材料走私的问题上同德国等西方国家合作。

1994 年 8 月 17 日,德国外长金克尔在波恩发表声明,重申非法核走私

对国际安全造成的严重威胁。他强调说,为了防止核材料流失和核专家流散,

必须在核材料的走私源头即这种危险商品的生产地加以制止。金克尔还给俄

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的外长写信,要求他们

尽一切怒力对自己国家的放射性材料进行全面、无漏洞和有效的控制。

8 月 20 日,科尔总理指派总理府的部长施密德鲍尔作为特使,前往莫斯

科,与俄罗斯政府共同商讨解决核走私问题。

与此同时,北约的一些国家也纷纷要求,应作出国际努力来制止黑市核

材料交易。

尽管俄罗斯坚决否认走私核材料来自俄罗斯的种种说法,但是在西方的

威胁和压力下,还是表示愿意共同对付国际核走私问题。叶利钦总统也给科

尔总理回信,表明俄罗斯准备在对付核材料走私问题上同德国进行合作。德

国特使同俄罗斯方面进行谈判以后,于 8 月 22 日发表了德国和俄罗斯在核走

私问题上进行合作的文件。文件指出,为了加强合作,将在双方首都建立联

络处,加强在边界上对付违禁品的措施。文件还特别强凋,双方应立即采取

一切必要的措施,来制止放射性核材料在世界各地(包括德国和俄国在内)

进行非法买卖。这件文件还特别加了一句:“不管这些核材料来自何方”。

毫无疑问,国际上出现核走私这种意外事件,可能是有的国家的核安全

系统遭到了破坏。核材料的生产和储存都有严格的要求,民间工艺还不可能

制造钚、铀之类的物质。核材料来自何方,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个公开的

秘密。目前,俄罗斯军工企业朝不保夕,110 万人面临失业的危险,人心浮

动,而核材料价值连城,在重金的引诱下,少数人也可能铤而走险。这是很

值得重视的。

《文汇报》曾经报道,前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一些制造核武器的工厂

处于半瘫痪状态,核材料管理不严,成为一些国际恐怖犯罪组织盗窃的主要


目标。有的材料还透露,已经有 150 千克钚被从俄罗斯的核工厂中盗走,藏

匿在西欧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俄罗斯科学家生活清苦,就与国际核材料走

私集团连挡,做起了核材料走私这一令国际社会谈虎色变的买卖。果真如此,

核走私中还有科技人员,问题就更复杂了。

走私,是国际社会中一个敏感的话题。走私核材料,更加引起人们的关

注。情报当局要千方百计地查明核走私的来龙去脉,公众关心核走私对社会

环境带来的影响,也关注核走私的幕后交易。

自从发现那个特殊的铝盒以后,德国警方采取种种措施,希望耶克勒能

同警方配合,供出核走私的内幕。但是耶克勒只是说,那个铝盒是一年前一

名瑞士商人交给他的,就再也不作任何实质性的交待。当警方找到那名瑞士

商人时,这名经商者断然否认,并声称,最后一次见到耶克勒已经是几年前

的事了。于是,这条重要的破案线索就此被搁置起来。

复活节前夕,正当波恩的议员和政府官员准备渡假时,在德国享有盛誉

的《明镜》周刊突然在头条位置报道,慕尼黑机场查获的核走私,是德国情

报局一手操纵的。这真是一石击起千层浪,历来的德国公众心目中具有神秘

色彩的德国情报局,竟然卷入了核走私的丑闻。

这一骇人听闻的事件是怎样发生的呢?

发生在慕尼黑的核走私案件使人们想到,走私集团可能在向某个想制造

原子弹国家的一名代理人提供钚的样品。实际上,那个买主是汉堡的一位新

闻记者,这位名叫泼泼的记者又是不来梅警察局的密探。于是就道出了一个

令人吃惊的话题:德国有些核走私案是警方设置的圈套。

德国情报局为了侦破核走私案件,不惜一切手段,利用他们在犯罪集团

内部的潜伏人员,导演出了代号为“哈德斯行动”的在慕尼黑机场逮捕核走

私罪犯的闹剧,似便在公众中造成情报局侦破核走私案件有功的形象。在“哈

德斯行动”中,牵线的是德国情报局在马德里的两名间谍,他们的化名是“拉

法”和“罗贝托”。

1994 年 5 月,一位“神秘的德国人”给拉法和罗贝托下达指示,要他们

设法弄到一些高纯度的钚,并且一定要把货送到慕尼黑。拉法和罗贝托经过

秘密活动,终于找到了一个名叫奥洛兹的西班牙人和一个名叫托雷斯的哥伦

比亚人。

7 月 11 日,奥洛兹和托雷斯带着 3 克钚 239 样品,坐火车从莫斯科抵达

慕尼黑。与此同时,拉法在马德里向联邦情报局通报了情况。情报局马上通

知巴伐利亚州刑警局和检察院,要他们配合行动。这表明,走私分子的行动

都被联邦情报局所掌握。

7 月 25 日,拉法从马德里赶到慕尼黑,带着“买主”在一家旅馆里与货

主见面,这位买主实际上是州刑警局的一位名叫博登的秘密警官。验“货”

以后,博登愿意出 2.76 亿美元,向托雷斯购买 4 公斤钚 239。事后,有人说,

那些核材料及其走私者是被德国警方骗到慕尼黑的。俄罗斯原子能部的一名


官员说,如果德国情报局不主动表示愿以巨资购买核材料,这批钚和锂是不

会被弄出境的。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已经超出了“游戏”的规则。

一些研究人员指出,自从 1992 年以来,德国记录在案的 276 起核材料走

私犯罪活动,许多都是警方精心设置的圈套。有人甚至指出,德国警方为了

打开内藏致命的核辐射的“潘多拉盒子”,派出了许多假买主混入走私市场,

以巨额金钱引诱想走私核材料的俄罗斯科学家和犯罪分子。1991 年,德国首

次发现走私低品位的核材料以后,警方很快成立了反核走私处,派遣数十名

特工人员,“从事”这项活动。这些特工人员为了抓捕核材料走私者,通常

装扮成购买者。走私者同这些“购买者”接触以后,以为在德国找到了买主,

就开始提供货物,谁知得到的却是一副冰冷的手铐。

德国警方采取的这种做法,引起了一片责难声。但是,德国方面对此有

多种说法。

德国政府情报局协调机构的一名负责人说,警方设置圈套这件事表明,

德国当局是想揭露俄罗斯的核材料走私者和存在的漏洞,从而迫使俄罗斯承

认事实,并同西方国家合作,共同努力解决核走私问题。

德国不来梅的一名首席检察官却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德国存在着一

个真正的买卖钚的市场。但是,如果我们热衷于追捕犯罪分子,那就有可能

把危险带到德国来。

法兰克福和平与消除冲突基金组织的一名官员说,记者和警方显然是促

进了从俄罗斯核设施走私核材料的活动,如果你四处去寻找武器级核材料,

那会使一些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要走私核材料的人产生这种念头。议会情报监

督委员会的成员施特鲁克话锋更为尖锐,他说,警方和新闻记者们可能帮助

建立了一个市场,因为如果不是他们假扮成买主的话,这个市场本来是不会

如此活跃的。

随着趣闻中的密闻逐渐公开,发生在德国的一些核走私案件越来越离奇

了。

德国公众乃至全世界都在关注德国多次发生的核材料走私案件。其焦点

是:发生在德国的核走私案件究竟是国际犯罪集团所为,被德国情报局侦破,

还是德国情报局为了讹诈莫斯科,无中生有,一手操纵了核走私?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德国情报局了解情况以后为什么不事先制止?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将是一种犯罪行为。

为了查明真相,德国议会就核材料走私案件正式成立了专门的审理委员

会。谁知,随着审理工作进展,核走私案件又出现了新的线索。

有关消息透露,德国情报局的这一惊人之举,是德国总理府方面负责情

报工作的国务长施密特鲍尔一手策划的,而且很巧妙地瞒过了德国情报局局

长。

施密特鲍尔出生于 1940 年,担任现职已经三年多了。施密特鲍尔为人干


练,曾经多次与德国的极端分子交涉,成功地解决了德国好多次人质被扣事

件,被人称为德国总理“科尔身边的 008”。但是,当一份周刊披露了慕尼

黑机场上破获核走私案的内幕以后,德国舆论哗然。破获核走私案件当然重

要,方法却不妥当,如果让一些走私者带着危险性极高的核材料上飞机,坐

在满机舱的乘客中间,一旦在途中出现意外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施密特鲍尔和德国情报局都否认事先安排了把走

私犯在慕尼黑机场上一网打尽的戏剧。德国情报局长普法奥茨对新闻界说,

德国情报局通过在马德里的内线,在 1994 年 7 月 18 日了解到走私集团的企

图,第二天就与警方联系。德国情报局决定,除了由内线继续与走私集团保

持联系外,只调配了一名西班牙语的翻译,除此之外,再无别的举动。

1995 年 4 月,施密特鲍尔在“议会检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早在核

材料从莫斯科运往慕尼黑之前,总理科尔以及总理府主任波尔就已经知道将

要发生的一切。这就是矛头指向了德国最高层的领导人:科尔总理。

总理府主任波尔得知后,马上否认了施密特鲍尔的指责。德国联盟党的

一些议员也表示,不相信施密特鲍尔说的话。但是,专门审理委员会却调整

人员,准备用一至两年的时间,从头审理这些案件。据说,凡是与案件有关

的人员,都将被传讯。

此举已使国际上议论纷纷。一些观察家认为,如果《明镜》周刊报道的

消息属实,那么德国情报局的做法将成为该机构 40 多年来最大的一件丑闻。


上一篇:蘑菇云散后的日本

下一篇:电脑制造原子弹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