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动物的进化 > 文章 当前位置: 动物的进化 > 文章

远古的人怎样吃

时间:2019-08-2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远古的人怎样吃

 

远古人类吃什么,怎么吃,这也是人类学上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解开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能了解古人类的生活方式,而且能从古人类的生活方

式中得到许多有益于人类健康的重要的启示。

人类学家已经发现,食性与进化有密切关系。生活在森林中的黑猩猩和

猩猩主要在树上进食,吃的是比较软、较少有硬壳的食物,而最早的人类—

—南方古猿所吃的食物种类更多,而且带有较多的硬壳。纤细型南方古猿是

杂食的,可能也有了肉食的习惯,粗壮型南方古猿主要是素食的。由于食性

不同,这两个种系在进化过程中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前者的脑容量得到了发

展,进化成较高的等级,后者则成了人类的旁支,可见食性与人类的进化有

着密切的关系。了解古人类的食性有助于揭开占人类进化之谜。

古人类怎么吃,对于现代人类也不无启发意义。美国参议院营养和人类

特别需要委员会在 80 年代曾公布过一个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人类最主要的

10 种疾病中有 6 种与饮食不合理有关,高血压、心脏病、肥胖病、牙病、糖

尿病、癌症都是与不合理的饮食有关的病。而原始人的饮食倒有不少比我们

更合理的地方。人类学家有一次从远古人类的粪便中发现,古人类饮食中盐

份很少;他们吃瘦小的动物,因而脂肪比较少;他们吃很多的新鲜水果,食

物中的纤维素、维生素相应较丰富。这样,他们就较少生肥胖病,较少患高

血压。他们吃的是复杂的碳水化合物,不吃精制食物,因此,他们的龋齿率

比较低,也不会肥胖。美国人类学家布赖恩特所带的由 19 个成员组成的考察

队中,有 12 人是胖子,不能爬山、而古人类倒曾活跃于他们考察的遗址周围

的山林。布赖恩特号召队员们吃古人类的一些食品,如仙人球、龙舌兰、硬

果、浆果等,一段时间后,队员们都变得健康和灵巧了。研究还发现,生活

在非洲热带沙漠中的布须曼人的食物含盐量少,脂肪也少。他们不吃糖,经

常吃新鲜的食品,如果实、块根,而且吃得很多,因此,维生素和矿物质很

丰富,他们从不患动脉硬化、高血压、耳聋等病。

研究古人类的吃也有利于了解人类中的一些社会现象。例如、美国人类

学家在研究古代印第安人的食物时,通过对占印第安人骨骼上的锶元素的分

析发现,男人和女人的化石在 1 万多年前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这种不一佯,

是由于食物结构的差别造成的。不吃肉类的人骨骼中锶比较多,吃肉类的人

骨骼中的锶则较小。锶的差别表明,印第安人在几千年前就开始出现了男友

之间的不平等,女子在家庭中的地位下降,吃肉的量明显减少。食物的变化

表现了社会制度和男女地位的某种变化。

原始人吃些什么呢?从近代原始民族食物可以推想到古代人类的食物,


南太平洋塔斯马尼亚人吃野生植物的根茎、种子、浆果、菌类、鸟蛋,也吃

牡蛎等甲壳类水生生物,还吃蜥蜴、蛇、蚂蚁、蛴螬、袋鼠等动物。北极的

爱斯基摩人猎食海豹、海象、海鸟、北极熊等。

中美洲的阿兹特克人吃的主粮是玉米,也吃菜豆、南瓜、可可、无花果、

龙舌兰以及蝇的卵和一种湖底的软泥。他们也吃好多调味品,用香草、玉米、

龙舌兰、蜂蜜等制成甜的饮料,用玉米汁、鼠尾草籽和果汁制成一种发酵的

饮料,还用龙舌兰制成酒。他们甚至吃一种名叫“癖约特”的仙人掌,据说

食后会产生一种幻觉,能产生一种轻快感,进而进入错乱状态。简言之,他

们吃的东西相当丰富。

非洲布须曼人吃的东西也很杂,几乎一切可以食用的块根、茎、果实他

们都吃。在干旱的季节里,他们猎获的野兽,能喝它的血。羚羊的胃里有 100~

150 毫升的液体,也是布须曼人宝贵的饮料,甚至怀孕母兽的羊水,也被当

作一种极好的饮料,还吃蛇肉、鸟蛋、昆虫、蜂蜜等。

中国云南的拉祜族人的食物也是很杂的,什么都吃,据《云州志》记载,

拉祜人“勤于耕务,以所食养麦为上品,其他草籽、芭蕉、树皮、野莱及葛

根、蛇、蜂、蚁、蝉、鼠、竹鼠、禽鸟,遇之生食。”

当然,现代原始民族吃的东西并不能完全代表古人所食之物,而且各地

吃的东西也大有区别,但有一点可以看到,现代的原始人都是杂食的,吃植

物的根、茎、叶、实,也吃各种大的动物和小的动物。我国一部古书《礼记・礼

运》上记载:“昔者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

这是比较可信的。各地环境不一样,所食的食物当然有区别,但是,都是肉

食兼素食,完全肉食和完中素食的民族是极少的,古代先人可能也是这样的。

原始人怎么吃呢?

中国古书《白虎通》上说:“古人饥则求食,饱而弃余吃东西带有生物

性和随饥性,学会储存食物大慨是较晚的事。波利尼西亚人能在地坑中储存

发酵的面团,许多年后也不会坏;美洲印第安人储存晒干的牛肉干和烟薰的

牛肉干;北级的爱斯基摩人则会在冰中储存肉类;印第安人也会在地下的坑

中储存玉米等产品。

生食是古人吃东西的一个重要特点,尽管人类很早就学会了用火,但是,

学会用火后的人类吃许多食物时仍然不吃熟食。云南的拉祜族人采集到野果

块根就随之而食,等不到回去煮食,就是捉到了鱼、兽、禽等动物,也是用

石片或骨片切开撕碎,即行生吃。台湾的高山族人“得鹿则刺喉吮其血,或

禽兔生食啖之,腌其肉脏,令生蛆,名曰肉笋,以为美馔”,捉到了蟹、鱼、

鸟,一般都是生吃下去。

爱斯基摩人喜欢吃生肉和腐肉,吃生肉的时候,他们把肉切成一长条,

放进嘴里,然后用刀沿嘴把嘴外的肉割下,吃下肚后,冉塞进一长条肉,再

把嘴外的部分割下,如此这样一次可以吃 8~10 磅。他们常常把肉放至半腐

状态,认为这才是一种很可口的美味。他们喜欢吃生肉,是因为他们没有水


果,没有蔬菜,只有吃生肉才能获得一些维生素,以避免坏血病。因此,这

种饮食习惯实际上有着某种生存价值。虽然爱斯基摩人并不能说明生吃有什

么好处,但是,生吃肯定是一种在生存斗争中选择下来的文明意识。

古代先民在生存斗争中学会熟食以后,食用的方法是直接在火中烤熟。

我国海南的黎族人杀死家畜后不去毛,不剖腹,燎以山柴,就取刀割食,颇

有太古遗风;塔斯马尼亚人捉到了袋鼠、袋熊后,以是放在火堆上烧着吃;

马来半岛上的色曼人捕杀到了犀牛,就在周围堆柴生火,烧熟后割而食之;

美洲奥纳印第安人吃蛇肉时,就在火堆旁竖起一根根木棍,棍上挂着一条条

蛇,经常改变位置,不一会儿蛇肉就被烤熟了。

直接烧烤食物容易焦,后来人们学会了使用某种中介物来熟食。一种方

法是用泥土包裹食物,中国古籍《礼记》上说:“古人以土涂生物,炮而食

之”;萨摩亚人吃肉类的方法是将猪杀死后,用火先烧烤石头,把石头烧得

火烫后再放进猪的体内,让石头慢慢发出热量,把猪肉烧熟;高山族人烧山

芋时先挖个坑,在坑中烧起柴火,留下一堆火的灰,冉把山芋放进热灰堆中,

让它慢慢变熟;傣族人在剽牛仪式中保留着古代的一种烧食方式,也有太古

遗风。人们先用竹竿把牛杀死,剥皮灌水,再在地上挖坑,把牛皮铺于坑内,

放进牛,再把烧红的石头放进去,烧热的石头使水沸腾,把牛肉烧熟,这里

牛皮起着锅的作用,石头起着间接加热的作用。美国西部草原上的喀罗人也

常用牛皮作为中介物,用它来盛放水和牛肉,牛皮放在火上烧,这种牛皮也

起着一种盛水的锅子的作用,它使火不直接作用于食物;中国北方的鄂伦春

人和鄂温克人是用动物的胃作为盛器的,他们把胃放在火上烧烤,胃内放上

肉类,胃烧到一定程度,里面的肉类也就熟了;澳大利亚土人吃鱼时用树皮

把鱼包住,然后埋入沙堆,再在沙堆上放上火灰,火灰烤热了沙子,沙子焙

熟了鱼,利用中介这种问接的加热方法,可以防止烧焦,食物的质量相当高。

烧食需要热源,原始人四处为家,“居不知所在,行不知所至”,火堆

是随处而建的。后来,原始人住处相对固定,就学会了使用地坑。波利尼西

亚人挖了地坑后,铺上石头,烧起大火,把石头烧红后,盖上树叶,放上食

物,再一次盖上时叶或泥土,以防热量散失,待食物蒸熟后取出食用。如果

在火红的石头上浇上水,红石头还会把水变成高热蒸汽,也会把食物蒸熟。

有的地坑很大,足可以放进半吨甘薯和两头肥猪,这可能是集体的煮食场所。

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峡谷中,有许多古代印第安人留下的坑,那是他们烧东西

留下的遗迹。

熟食也需要盛器或加热的器具,石板曾是一种重要的熟食工具。在印第

安人那里,妇女们把玉米粉调成糊状,然后把它放在一块平的石板上,石板

用火加热,玉米饼很快就烤熟了,而且可以做得像纸一样薄。我国的纳西族、

独龙族、门巴族等少数民族的人民,就是用这种石板来做饼的,中美洲的阿

兹特克人也用这种办法做饼。

古人曾用烧、烤、煨、焙、烙等方法把食物烧熟,这些方法都不能保存


水份,烧熟的食物很干,烧不透,不容易消化。煮食大概是后来才学会的。

人类最初是用天然的材料来煮食。南海一些岛上的居民用椰子壳作为盛器来

煮食,也用龟壳作为锅子;我国云南的苦聪人用芭蕉叶和竹筒煮食,他们把

玉米放在芭蕉叶中,放上水,放在火上烧,能煮出很好吃的芭蕉玉米饭。用

竹筒煮饭是在竹筒上钻上一个洞,放进玉米和水,用叶子把小洞紧紧塞住,

把竹筒放在火堆里烧,竹筒烧焦了,饭也就熟了,再把竹筒一剖为二,半个

竹筒又成了饭碗。这种竹筒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但是,竹筒只能使用一

次,而且每次煮食都要花不少功夫,不大方便。历史上记载:“土人以毛竹

截断,实米其中,炽火煨之,竹焦而饭熟,甚香美,称为竹釜”古江浙一带

的越人也常用这种方法煮食。

人类发明了陶器、青铜器和铁器等器具以后,煮食方式也发生了革命。

在很长的历史年代中,人类一直是用手直接抓食的,直到几百年前,英

国的皇帝亨利八世,吃饭时还是用手直接拿东西吃。不用手直接拿食物进食

那是后来才产主的,虽然中国人在公元前就学会了用筷子,就全人类而言,

使用刀又碗的历史是很短暂的。

尽管对于煮食的方式等有了一些了解,但是,男人和女人是怎么进食的、

是一起吃还是分开吃、古人们是定时吃还是随饥而食、在讥饿状态下,是平

均而食还是不均而食等等,这些问题现在还是很不清楚的。在我国云南一些

比较原始的民族里,人们在家里是由主妇给全家人分食,老人和小孩、女人

和男人各是同样的一份,如果谁吃不完,再放进公共的大锅里,下次吃饭,

再这样分,不因为孩子吃得少而少分一点。青年男女有时去野外,每人都带

一点食物,煮的时候把各人的东西全部放进同一大锅里,烧好后,再盛给各

人,他们认为这样可使每一个人都吃到公共的东西,达到一种吃的平等。但

是,中美洲的阿兹特克人、非洲的霍屯督人、北美的印第安人、非洲的达荷

美人、马来半岛的塞芒人都是男人先吃,女人和孩子后吃;有的民族是分开

吃的,如南美洲的图比南巴人,男人门在吊床上吃,其他人围着锅子蹲着吃。

占人究竟怎么吃法,至今还不甚了了。

  

上一篇:现代人

下一篇:人类为什么赤裸无毛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