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生态种种 > 文章 当前位置: 生态种种 > 文章

人与细菌的竞争

时间:2019-07-2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人与细菌的竞争

  

人与细菌的战争,就同人与有害昆虫的战争那样,虽然人类使出浑身解

数,但至今也只是打个平手。

虽然细菌是地球上出现最早的生物,它已有 30 亿年的历史;虽然我国人

民利用细菌为自己造福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例如 2000 多年前就有记载:“若

作酒醴,尔惟曲蘖”。“蘖”是指谷物,“曲”是经发酵富有微生物的“起

子”。这里说的是,酒是谷物经过微生物发酵以后酿造出来的。又如,公元

一千年,我们的祖先就知道以种牛痘来预防天花。这是用微生物来保护人体

健康。

但是,细菌是“小小精灵”。一个普通细菌细胞,它的体积约占 1 立方

微米,1000 个细胞堆在一起,才有一粒米那么大。因而人的肉眼看不见。直

到 1675 年,荷兰人列文虎克发明显微镜,当他利用自己制造出来的能放大

200 倍的显微镜,观察污水和腐烂的有机物时,看见许多活的小动物。1676

年在加大显微镜放大倍数后他看见了细菌。也就是说,它们的存在条件虽然

有 30 亿年,但人们看见它却只有 300 年的历史。


人类从产生那一天起就同细菌竞赛。因为细菌无处不在。例如在人的肠

道里有细菌 100 种,数量达 100 亿个,构成庞大的菌种群落。在这里人与细

菌的竞争是共生性质的,即双方各蒙其利。又有报道说,一个成人的身上有

100 万亿个细菌,总重量达 1.5 公斤,人吃下去的营养物质,有 30%被它们

亨用了,同时它们帮助人类消化食物。

虽然细菌向人类进攻是从人一产生就开始的。但人发起对细菌的战争,

却是从 1928 年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发现青霉素才开始的。

地球上现存已知的细菌约有 4000 种。其中大多数是对人类有益的,只有

少数对人类有危险性,如沙门氏菌、链球菌、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它们

导致人生病或死亡,如肺结核、肺炎、脑膜炎、天花、霍乱、痢疾……几乎

人类的所有疾病都是由致病的细菌引起的。因而人们称它们为“机灵的小魔

鬼”。

抗菌素发现之前,人类对感染病菌而引起的疾病,往往束手无策,眼巴

巴地望着病人死去。例如肺结核,在 19 世纪至 20 世纪初,是一种不治之症,

被称为“白色瘟疫”;肺炎球菌引起的肺炎,死亡率达 85%;霍乱、脑膜炎

等等,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运用抗菌素,首先是青霉素,接着不断地发现新的抗菌素。现在它们的

数量达  100 多种,在人对细菌的战争中,人处于胜利者的地位。如结核菌、

细菌性肺炎、败血症、梅毒和其他细菌性传染病基本上被征服了。医生们说:

“80 年代人们的看法是我们己征服了几乎所有的传染病。”

但是,到 90 年代中期,人们提出了相反的看法:“医疗界所谓战胜传染

病已变成一个幻想”。世界卫生组织 1996 发表的报告说,传染病仍然是人类

第一杀手。1995 年,全世界有 5200 万人死去,其中 1700 万人死于各种传染

病,其中多数是婴幼儿,全世界 57 亿人口中约有半数受到传染病的威胁。

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同人类用化学杀虫剂除虫一样,当人们服用抗菌素杀灭有害细菌时,

连带把那些有益细菌也杀死了,从而降低了人体的抗病能力;更严重的是,

现在每一种致病细菌都有好几种变体。新的抗菌素药物的研制,跟不上新细

菌突变体的出现;而且,大多数细菌对抗菌素产生了抗药性。例如,1979 年

沙门氏菌感染病例中,有 16%对一种以上的抗菌素有抗药性;10 年之后,这

个数字上升到 32%。现在许多细菌对 100 多种抗生素至少有一种有抗药性,

有些对所有抗菌素有抗药性。这样常常使医生们束手无策。

致病细菌这种“机灵的小魔鬼”,要比人们想象的聪明得多,厉害得多。

当人们用青霉素或其他抗菌素杀灭它们时,可能把大多数细菌杀死了。但是

会有少数细菌由于产生了变异而没有被杀死。它们幸运地活了下来,获得抗

药性基因。而且,这种变体能把抗药性基因传递给后代。一个细菌在 24 小时

内能留下 1677 万个后代。更可怕的是,这具有抗药性的基因变体,与其他细

菌分享抗药性成就。科学家报告说,获得抗药性的细菌变体,能渗出一种诱

惑性化学物质,吸引另一种细菌,当两者接触时,它们就各自开一个孔儿,

交换一个 DNA 环,通过这种交换,那种细菌也就获得了抗药性了。这样就加

速细菌抗药性的蔓延。一位科学家说:“抗生素的使用引起了生物学史上有

记载以来史无前例的进化改变。”

这样,在人们与细菌的战争中,又从优势转变为劣势,神奇的抗生素正

在失去疗效。


例如,肺结核病的流行与死亡,在半个世纪里曾得到有效的控制。但现

在有死灰复燃之势。世界卫生组织 1996 年 6 月报告说,被称为 19 世纪“绝

症”的肺结核病,在 20 世纪曾得到控制,21 世纪可能成为“疑难杂症”。4

年前,纽约首次发现抗药性肺结核病人,用现有的治疗药物(过去作为特效

药的药物)均告无效,接着又在其他地方相继发现;而且抗药性肺结核菌的

传染性很强,目前还没有找到对付这种肺结核病菌的办法。世界卫生组织估

计,目前全球约有 1/3 的人感染过结核杆菌,每年新病倒 800 万人以上,年

死亡人数 300 万人;今后 10 年,将有 9000 万人死于肺结核,特别是发展中

国家将受到最沉重的打击。

于是有的医生说:“微生物眼下就在取胜。它们的年龄比我们大得多,

也比我们聪明得多。”

如何对付这些“机灵的小魔鬼”?

医学专家劝告我们,要明智而慎重地应用现有的抗生素,如轮流使用抗

生素,让某些抗生素得到一次完全的休息,以击退细菌的抗药性;通过允许

抵抗力弱的细菌自行恢复力量,提高人体抗病能力;制造和应用能攻击细菌

的新疫苗等。此外,干扰素的应用,把基困工程用于治疗等,可能成为控制

传染病的新途径。

总之,同人类与有害昆虫的战争一样,在人与细菌的竞争中,在对致病

细菌的战争中,我们做不到消灭传染疾病细菌或病毒,但要努力控制对人的

危害,在不断的前进和后退中寻求一种平衡,通过各种途径,保护人体健康。

上一篇:人与有害昆虫的战争

下一篇:人与自然的对策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