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自然大灾难 > 文章 当前位置: 自然大灾难 > 文章

复活的青滩滑坡青 滩镇

时间:2019-07-25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复活的青滩滑坡

  

在西陵峡上段兵书宝剑峡出口之处,坐落着一座古老、纯朴而优美的小

镇。山脚之下,横亘着一条狭窄的街道, 400 多户居民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江

边。这就是有名的青滩镇。


青滩在葛洲坝尚未截流之前,是有名的险滩,素有“川江航道的咽喉”

之称。这条闻名的险滩,长约 11 公里,由 3 个滩组成。南北两岸,悬岩峭壁,

临江屹立,遥相对峙。

公元 1542 年,这里发生了更大规模的岩崩,致使青滩再度恶化。这次岩

崩,冲压民居百余家,堵江达 82 年之久,直至天启四年才得以疏通。据史书

记述:“商贾至此停船,另觅小船分扬,曰:起拔。”又说:“每当水涨,

泡漩无定,舟行倾覆者十之八九……”

青滩因多次岩崩而形成险滩,因而江中巨石横亘,暗礁林立,水流急湍

如沸,旋涡无定。据说在本世纪四、五十年代,曾有 7 艘轮船在此触礁而沉

入江底,而一些小木船则时常在这里被打得粉碎。

从本世纪 70 年代开始,我国有关部门开始对西陵峡岩崩进行了调查。进

入兵书宝剑峡(又叫米仓峡),绵延长达 4 公里。相传蜀国丞相诸葛亮有兵

书收藏在峡谷的悬崖峭壁之上。远望北岸悬岸中,一块形似书卷的岩石,搁

置在一个很高的裂缝中,状若书函,名曰兵书。其右下方,又有宛若一把“宝

剑”插入江中,名曰“宝剑”。所以称之为“兵书宝剑峡”。但经实地考察,

“兵书”为古代悬棺葬的遗物,“宝剑”则不过是绝壁上突出的一块岩石而

已。

在兵书宝剑峡南岸,有一长达数里、高百余米的链子崖危岩。这里,巨

大的岩体坐落于被基本采空的煤层之上。经过多年的急流和暴雨的侵润,危

岩已经支离破碎。链子崖岩体已被几十条宽大的裂缝纵横切割成柱状的孤立

体。灰岩陡壁临空,在风雨中摇摇摆摆,大有一触即崩之势。

与链子崖紧紧相连的是猴子岭斜坡,据专家们考察,猴子岭斜坡为链子

崖的崩塌堆积区,覆盖层厚达 30—60 米。这里,过去是猴子的乐园。由于山

势险要,无人能达,只有猴子才能攀援。如今,崩岩堆积,底板基岩突现,

向长江倾斜,一旦失稳将滑移江中。据估计,链子崖和猴子岭斜坡的岩块石

方数量多达 400 万立方,如果崩塌入江,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时,南岸的链子崖危岩与猴子岭斜坡还在静寂地默默地沉睡着。但是,

人们早已提出了疑问:危崖会不会崩塌?斜坡会不会滑落?

这是专家们在调查中关注的重点地区。

这对南岸监测的同时,对北岸的监测也一直在进行之中。躺在青滩古镇

背后的山坡已沉睡了多年,然而进入本世纪后,它却悄悄地苏醒过来。

处于三峡暴雨区内的青滩滑坡,位于九湾溪与仙女山活动性的断裂之

间。临江地区海拔仅 70 米,而沿岸数公里之内山势骤然上升,至九盘山高峰,

高度已达海拔 1250 米,构成了它的特殊地貌。

这里是有名的青滩古滑坡,历史上曾有过多次的剧烈运动。而每次大规

模的滑坡、岩崩发生之后,便又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休眠”状态,因为滑

坡呈波浪式向长江推进,所以一个陡崖后面往往有一个相对平缓的坡面。于

是,人们在这里开垦土地,种植庄稼、果树等。虽然大自然的赐予并不丰厚,


但居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辛勤耕耘,维持生计。

青滩古镇就坐落在江边狭窄的街道旁。400 多户人家,大部分集中居住

在镇里,但也有零星的人家散落在北面的山坡之上。就在先人们生活过的过

方,虽然现在只剩下了断墙残壁,但当年山坡上有着不同村落的名字,如广

家崖、姜家坡、羌家宅、毛家院……等。人们就在这陡峭的山坡旁过着艰难

的日子。

涛涛江水,川流不息,日夜兼程,不断发出怒吼之声。激流不断地冲击

着峡谷中的山峦,吼声不断地震憾着古镇内的居民。千变万化的波涛、突如

其来的暴雨,不断地侵润着这里的山体。在小镇沿江一带的崖岩之中,有着

许许多多终年不断的涌泉。这一眼眼的泉水,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的地质状

况。原来,居民们世代生活的古镇坐落在古滑坡的巨大堆积层上。地下水迅

速透过崩坡积层,从底部的基岩洼槽内向下渗漏。同时,这里的岩层是以透

水性极强的石英砂岩、砂岩块、碎石和粘上堆积而成,因此地表水也下渗极

快,时时威胁着山体的稳定。

进入本世纪后,青滩堆积而成的山坡开始失稳、滑坡、岩崩接连发生,

较大规模的岩崩竟有 10 多次。

1923 年,广家崖发生岩崩,坍塌岩方量约 150 万立方米,岩石崩塌江中,

激起数丈巨浪。

1931 年黄崖月亮洞崩塌,从窑湾溪至庙河,波及长达 12 公里的江段,

崩岩涌起巨浪,将 10 多艘木船打碎。

1935 年 7 月,姜家坡和柳林发生滑坡,7 天 7 夜的瓢泼大雨冲毁了大片

的耕地,并将青滩镇附近 20 多间房屋推入江中。

1958 年 6 月,广家崖再次发生崩塌,岩方量约 3 万立方米,将崖下开挖

的小煤窑填平,并压死数人。

1964 年 3 月,广家岩两侧断壁发生大规模岩崩。连续不断的暴雨,使 10

余万立方米的崩岩塌入江中,并造成了巨型危岩体。这次岩崩使居住在海拔

500 米高坡上的居民房屋拉裂、倒塌。

1977 年 4 月,广家崖又一次崩塌,崩岩达 3 万余立方米。

1980 年,锂鱼山茅草岭发生局部崩塌,持续时间长达 1 小时之久,岩石

从 500 多米的高坡顺着山坡滚落下来,堆积在江边山脚之下。

1981 年,广家崖后缘 1100 米高处发生岩崩,造成三面或四面临空的危

险体达四五个,危体总量超过 2 万立方米。这些危险体摇摇欲坠,随时有崩

塌下来的危险。

1982 年,广家崖又发生了方量超过 1 万立方米的岩崩,落下的巨石重量

达 80 吨左右,姜家坡前缘也出现了 85 万立方米的危险体。

1983 年,青滩镇后山坡高处出现了急剧的变形,古滑坡体蠢蠢欲动,好

像复活过来了。

地裂、山崩、崖塌……这一切,人们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虽然置身于险


恶的环境之中,但他们仍然顽强地生产和生活在那里。

面对古滑坡的复苏,人们不以为然。屋墙开裂,则抢修加固;桔林毁坏,

则重新补栽;道路断裂,则重新填补……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然而,

更深、更远的,则无人去想。

青滩两岸的山崖之中,隐藏着微薄的煤层。由于这里的煤质较好,并能

给当地群众带来一些经济利益,于是在此建了不少煤窑。一时间,在危岩底

部开山挖洞,点炮爆破,威震山岳。但是,地下采煤直接影响了滑体的稳定,

加快了岩崩的发生。

50 年代初,虽然政府已明令禁止在南岸链子崖下采煤。但北岸的黄崖地

区却仍然挖煤不止。有的矿井直接建在广家崖的崖体之下,附近还有不少类

似的煤井,1985 年,这里的煤开采量已达到了 8000 吨。解放后广家崖的多

次岩崩,就是与此有关。

自从 1982 年青滩古滑体开始复苏、1983 年呈现出整体滑坡趋势后,广

家崖附近险情环生:裂缝在公路中穿行,路基不断下陷,路面开始下沉、错

开,刚修好的路两天后又被裂开……

一位有经验的老人说:“山动得厉害,怕要发怒了。”

上一篇:翻开历史 燕山运动

下一篇:发怒了的山神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