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界科技全景 > 跨江越河话桥梁 > 文章 当前位置: 跨江越河话桥梁 > 文章

浮桥

时间:2019-06-2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浮桥
                                   
  浮桥古时称为舟梁,可说是大型桥梁的先辈。它是用船渡河的一个发展,
又是向建造固定式桥梁的一个过渡,成为介于船和桥之间的一种渡河工具。
我国古代文献资料中最早提到的大型桥梁,是诗经中的“亲迎于渭,造舟为
梁”。据传是周文王为娶亲而在渭水上架设的一座浮桥,离现在大约已有?3000
年时间。据后人考证,当时这种“大型桥梁”是稀贵物品,根据以后周礼制
规定,只有大奴隶主的头子——“天子”才能使用,用过即予撤除。这可能
和当时用来联结和固定浮桥的材料还很不牢固有关。
  战国时期,“礼崩乐坏”,只准“天子”上浮桥的规矩也崩坏了。公元
前?541?年,秦公子鍼投奔晋国,在临晋关附近的黄河上建造了一座大浮桥,
通过的队伍“车重千乘”。而且,从秦开始,架起的浮桥不再用过就撤,成
了相对永久式的桥梁。说明桥的规模和水平都有了相当的进步。
  汉唐以后,浮桥的运用日趋普遍。公元?35?年东汉光武帝时,在与四川割
据势力作战中,于现在的宜昌和宜都之间,出现了架设在长江上的第一座浮
桥。隋大业元年(605?年),在河南洛阳洛水上建造的天津桥,第一次出现
了以铁链联结船只、架设浮桥的记载。
  唐太宗李世民作过?1?首诗,其中?4?句:“暂低逢辇度,还高值浪惊,水
摇文鹢动,缆转锦花萦”,描绘他乘坐御车渡越浮桥时,船头上善于搏击风
浪的鹢鸟图形和缆索上的朵朵锦花,在江河波涛上摇曳动荡的景象。皇帝的
车队能从容通过浮桥,说明浮桥的载重量、桥面宽度和整桥结强度都已达到
较高水平。
  浮桥的架设因具有简便、快速的特点,常被用于军事,亦称战桥。974
年宋太祖时,在长江中下游架设的第?2?座浮桥(相传在安徽当涂县采石矶),
就是为宋兵讨灭南唐,统一全国,向江南进军开辟的水上通道。元始祖时,
为统一西南地区,遣军入川,在白马河、合江、培江、清江(均长江上游支
流)等激流上,架设过?20?余座军用浮桥。有些写史的人认为这些浮桥为忽必
烈统一西南立下了大功。
  军用浮桥的架设,作为一种临时性的交通工具,一般是为了通过军队、
辎重。有时亦用来阻隔对方水军的行动,浮桥上驻守有军队,利用浮桥和对
方水军作战。这时,浮桥就成了一道水上战壕。
  我国历史上浮桥架设规模最大,并在军事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要算是
太平天国起义军在武汉战役中所架设的一组浮桥。
  飞桥越天堑
    1851?年?1?月,我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农民革命战争——太平天国起义爆发
了。以洪秀全为首的起义队伍,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只用了?2?年时间,
就由广西攻入湖南、湖北,于?1852?年?12?月下旬逼近武汉三镇,揭开了武汉
战役的序幕。
  当时的省城武昌、府城汉阳及汉口市,濒临长江、汉水交汇口上,是清
皇朝在中原腹地的重要营垒。清军主力集结于省城武昌,由巡抚、提督两名
大员坐镇指挥。另外由提督向荣统带的一支队伍,正尾随太平军由湖南赶来,
企图救援武汉三镇。在此前后,清朝反动政府又从陕西、甘肃、山东、山西
等地纠集“救火队”,向河南、湖北交界处集结。根据当时敌我双方兵力部
署状况,在即将来临的这场恶战中,对双方都极关重要的一条,是如何掌握
住武汉三镇之间的交通联系,保持自己力量机动调度的主动权。掌握住这一
条,就能在整个战役中处于主动和优势地位,失去这一条,就必然陷于分隔
孤立、被动挨打的局面。而就当时条件来说,克服长江、汉水的阻隔,保持
其间交通畅达,是一项有极大困难的课题。
  战云密布,激浪滔天。在困难的任务面前,太平军以其革命军的无比锐
气,迅速果断的行动,作了回答。据史料记载,太平军“千舡健将,两岸雄
兵,鞭鼓金镫响,沿途凯歌声,水流风顺”,于?12?月?22?日赶到武汉地区。
北岸一路立即攻占汉阳,南岸一路则把武昌重重围困起来。2?天以后(即?12
月?24?日)的一个晚上,太平军在汉阳至武昌的江面上,架设起?2?座浮桥。又
在?12?月?29?日攻克汉口后,于硚口架设了汉阳至汉口间的浮桥。3?座浮桥,
为分驻在武汉三镇地区的?10?万太平军,克服了长江、汉水的险阻,联结成为
一支强大、机动的打击力量。困守在武昌城内的清军,则顿成瓮中之鳖,处
境艰危。
  对太平军架设的几座浮桥,当时描述:“艨艟大舰,排齐江心,……浮
桥数座,直贯武昌城下”,人马往来,如履坦途,显出一派威武雄壮势态。
清方反动官将深知局势严重,认为太平军方面“武汉两地来往自如”,自己
则困守城内,水泄不通,因此“必烧其浮桥,使其不能往来,以分其势”,
企图把太平军的力量加以分割。正驱策队伍向武昌挣扎靠近的向荣,在其给
清皇帝奏折中写道:太平军“攻陷汉阳,占踞江面,搭造浮桥,围扑省城,
势甚猖獗”,“奴才筹思至再,……必须水陆四面夹攻”,断绝太平军的联
络,“方可易于得手”。蜷伏于武昌城内的巡抚和提督们,更是惶急万状,
于?12?月?29?日悬出赏格:“无论士庶,能毁江上一浮桥者,赏银?5000?两,上
下流出二浮桥全毁者,赏银万两”,“烧一船者,赏银?20?两”。然而,据当
时一儒生记述:“并无一人出应。
    1853?年?1?月?12?日,白云黄鹤起狂飚,激浪舟桥齐努力,太平军迅速集
结起优势兵力,一举攻下武昌城,赢得了武汉战役的辉煌胜利。三镇军民,
凯歌声声,充溢着一片革命胜利的喜悦。
  太平军攻下武昌以后,为了进一步加强长江两岸联系,恢复武汉三镇生
产和生活供应,又在汉阳武昌间架起一座大浮桥,供城乡人民贸易、交往之
用。这座桥正好与现在武汉长江大桥的桥位相一致,横跨于龟山蛇山之间一
段较狭的江面上。还应补述的是,太平军于汉水上架设的浮桥,也与现在的
汉水铁桥桥位大体吻合。根据当时观测条件,能在极短时间内选定这样好的
桥位,说明太平军中架桥工匠的才能很高。
  战桥史上光辉的一页
  浮桥的构造和架设,一般比较简单,用几十或几百只船艇,间隔一定距
离,横排于河中,用船身做桥墩,上铺梁板做桥面,岸与桥用跳板连接,以
适应河水涨落。整座桥以棕、麻、铁、竹各种缆索相联结,并固定于两岸;
需要时,另用铁锚或石锚将船定于江底。这套架桥方法,很长时期里变化不
大。然而军用浮桥的架设,尤其是当军事行动正在桥位附近展开的条件下,
仍是一项复杂的任务,需有周密的规划。从这次太平军于武汉战役中架设的
几座浮桥看,我们觉得有点值得注意。
  首先是架桥方案应符合作战要求。
  翻阅战史,可以看到利用浮桥作战,有些并不成功,原因之一是架桥方
案与作战要求不够符合。有的桥位选择不当,易遭对方破坏,难以实现军事
目的。有的桥面通过量不足,影响进军速度,以致贻误战机,甚至在运兵过
程中遭受对方截击,损兵折将。亦有只考虑进兵需要,未顾及意外情况下后
撤的需要,结果后撤时拥塞挤渡,给敌方提供了进击的机会,使自己吃了大
亏。
  此次太平军在武汉战役中,共架设浮桥?3?座,2?座在长江江面上,其中?1
座由鹦鹉洲至白沙洲,1?座由南岸嘴至大堤口,桥位选择在现在的武汉长江
大桥上下游不远处,两座桥同时架设,同时完成,可见是事先做过周密考虑
的。这方面的具体资料没有留存下来,但从太平军《行军总要》中的有关条
文,可以见到一个大概:“凡出兵诛妖,以地利为先;譬如水境深阔,不便
进兵退兵,则先架浮桥,或二三座,要宽阔坚固,以便进兵。”其中值得注
意的是,太平军不仅一般地考虑了通过量的需要,而且对于进兵退兵两种情
况,都早有预计。从他们架设的需要,而且对于进兵退兵两种情况,都早有
预计。从他们架设浮桥后,在进攻武昌和以后撤回汉阳、汉口,拆毁浮桥,
继续东征的全过程看,三座浮桥基本上保证了军队辎重的顺利通过和作战行
动的迅速展开,说明架桥方案充分满足了作战要求。于长江上架设的?2?座军
用浮桥,桥位处江面比后来搭建的民用浮桥处要宽,前者大约各宽?1500?米,
后者约宽?1200?米。在军情倥偬情况下,反而选择在较宽的江面,用较多的工
料架设浮桥,主要是由于作战的需要。技术服从于军事,这是此次架桥获得
成功的重要原因。
  二是要求快速架桥,争取时间。
  “兵贵神速”。太平军在一夜之间架成?2?座浮桥,共长约达?3000?米,根
据当时条件,很不简单。前面提到宋初在当涂县境长江上所筑的一座府浮桥,
花时?3?天,而太平军只用?1?个晚上。从根本上说,这是由于革命战争的性质,
能充分调动广大起义战士积极性。并获得人民群众支持的缘故。据当时人记
载,架桥那天晚上,汉阳江边鹦鹉洲一带,火炬如龙,光耀烛天,彻夜不灭。
可见施工现场规模之大,参与人员之多,情景极为壮观。在架桥方法上,采
取分单元预先联结,做成一段段浮桥,然后在江中就位拼装成整桥。这种方
法,能使众多人员同时操作,并使大量作业得以利用江岸有利条件,保障施
工安全。架桥的材料,是“以鹦鹉洲的木条,汉阳城的板障”,就地取材而
用之。浮桥固定的办法,开始仅采取在两岸固定,以后因一度被大风浪冲断,
修复时又加用铁锚在江中固定,两法兼用,比起只用一种方法固定,可以尽
量利用当时较易得到的各种锚缆材料,少用甚至不用难以取得的大型缆索。
这些措施,都有利于快速架桥。
  三是要加强对军用浮桥的保卫。
  浮桥作为军用工具,敌人要想方设法进行破坏,自己要千方百计加以保
卫,这个矛盾必然相当突出。过去浮桥多用竹木材料制作,毁桥一方因此往
往利用火攻烧桥。抵御火攻的方法,一般采用在上流或上风方向设置各种障
碍,或用战船加以拦截、防卫。唐时史思明叛乱,唐名将李光弼和他战于河
阳,对于唐军当时在战区所架浮桥,史思明就是采用了火攻的办法。唐军事
先用大木、长竿、铁叉等组成拦截工事,待纵火船即将靠近浮桥时,将叛军
船只统统叉住,使“船不得进,须臾自焚尽”,浮桥得以保存完好。破坏浮
桥有用潜水凿船的方法。如南宋绍兴年间,金兵南犯,筑浮桥于淮河上,企
图由此渡河。宋兵挑选了一批熟谙潜水技能的战士,潜游到浮桥船底,将船
凿沉,破坏了金兵的浮桥和原定的渡河计划,金兵被迫转移他处寻渡。利用
陆军破坏对方浮桥的战例,那就更多了。
  太平军在武汉战役中的浮桥,清朝反动官军、谋士虽然屡谋破坏,终未
得逞,固然是由于反动军队的无能和懦怯,不敢下手,而太平军对于浮桥的
保卫,也不会是无所筹谋的。前面提到的太平军《行军总要》中述及:“浮
桥之头,预点司炮兄弟在彼埋伏,预备兄弟胜兵,有妖跟后,开放炮火,以
阻妖魔(指清军)来路。”这是预防清军从陆上破坏浮桥,和保障行军安全
过桥的措施。另外,从清方所搜集有关太平军的军事情报材料中,列有“夹
江为营”、“夹河为营”等部分,附有图例,说明太平军在营寨的布置、防
御工事的构筑和江面设置拦截工具等各个方面,对保卫浮桥安全都会有周密
措施的①。
  武汉战役中的浮桥架设者,主要是太平军水营部队的战士,另有工兵营
中部分木工、铁工和当地群众参加。
  太平军水营是在起义部队进军湖南、湖北、于益阳、岳州、蒲圻一带,
由洞庭湖畔、长江两岸广大水手、渔民、码头工人、以放竹木工人的踊跃参
加而创建、发展起来的。他们饱受反动政府的压迫和剥削,生活在水深火热
之中;参加起义部队后,砸掉身上的铁锁链,翻身求解放的革命积极性空前
高涨,使这支新建的水营队伍,为太平军增添了强劲的一翼。他们根据革命
战争的需要,迎风破浪,架桥“铺路”,把自己在长期水上作业中练就的一
身本领和能耐尽情地发挥了出来。架桥工程的领导人中,有做了半辈子木工
的宾福寿,有出身于农村铁匠的陈国良,二人原籍广西,都是起义队伍中的
老战士。水营领导人唐正财,原来是依靠水路贩运为生的小商人,在洞庭湖
畔参加了革命。就是这些平凡的工匠、商贩,组织和领导着千万苦难弟兄,
在桥梁架设的历史舞台上演出了有声有色的一幕。他们在执行任务中所表现
的英勇、魄力、智慧和才能,使我们无限敬仰。他们在架桥史上写下的光辉
篇章,值得我们很好学习。
  历史上劳动人民在祖国的江河上建造过无数的桥梁,但那些桥都是在劳
动人民被剥夺了一切权利的情况下建造的。太平军的水营战士和其他工匠
们,是第一次为着千千万万劳动人民自己的解放事业,进行了规模如此巨大
的架桥工程,这是架桥史上的第一声春雷。在这个意义上,他们的英雄业绩,
更是值是我们永远纪念。

上一篇:姑苏石桥拾零

下一篇:南京长江大桥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上海金海路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MAPDF Studio 版权所有,授权www.mapdf.net使用 Powered by MAPDF.net